Home无性恋第二十七章(下)同性恋/众生相

第二十七章(下)同性恋/众生相

Yuri百合 孤野的无性恋 15811 Nov 19,2021
本篇提示:
现实生活中的同性恋真的如小说中那么美好吗?本篇伏笔众多,一定要注意莫翊如的故事线,她是解开其中一个隐藏结局的关键。


05 同性恋

比赛结束后,导游带领团队去逛了新罗免税店。这是本次行程安排中,最令团队成员们满意的地方。导游说完集合时间,女孩子们便簇拥在了各大品牌的化妆品柜台前。一个女孩一边选着商品,一边打着电话说:“我在免税店,要什么牌子?”知音看了看微信朋友圈,和她互加好友的成员在朋友圈里写道:“韩国新罗免税店,需要代购的赶快联系我,只逛两小时,抓紧哟!”知音笑了笑,这倒能顺便赚点代购费。

知音虽然天天化妆,但对品牌并不了解,也不太感兴趣。平时阳春给她买什么她就用什么。她给自己挑了一块蜜丝佛陀的粉饼,价格不贵就买了,然后问了问阳春有没有需要她带的。阳春知道她不爱逛商场,便只让她带了一瓶迪奥的香水。知音想再买一样作为礼物送给阳春,对品牌不通的她向莫翊如寻求建议。

“口红呗,就算买大牌的也只要两三百,送闺蜜很合适的。”莫翊如说。

“可是她不爱涂口红,她嘴唇容易干,涂口红总起皮。”

“那就唇膏呀。”

“这个可以!怎么挑呀?”

“我带你去选!”莫翊如对化妆品略懂一些,便带知音去买香奈儿。

免税店的店员无论男女都漂亮得像韩剧里的演员,他们都会讲几句中文,购物非常顺利。

“你没有朋友要你带东西回去吗?”知音问。

“我上次去马来西亚,发了个朋友圈,好几个人要我带东西,不带得罪人,害得我在云顶时都快累死了。这次来韩国,除了我女朋友,谁都没告诉!”

“女朋友?”知音瞪大了眼睛。

莫翊如倒吸了一口气,本打算措辞掩饰,但想了想说:“你应该不会歧视同性恋吧。喜欢宝冢的女孩,对同性恋应该不会太排斥吧?”

“当然不会,同性恋很正常呀!我刚才挑的礼物就是送给我女朋友的。”

“哇!不会吧!你居然也是同性恋!我这趟出门也太好运了吧!”莫翊如兴奋得像捞着了月亮的猴子。

“确实很巧。”

“能不能看看你女朋友的样子呀?”莫翊如忍不住问道,但意识到有些唐突便又说,“不方便也没关系,我就是有点好奇。我在现实生活中还没有遇到过同性恋的朋友。”

知音表示没有关系,便翻了一张阳春的自拍照给莫翊如看。

“哇,这么漂亮!”莫翊如由衷赞美道。

“是呀,我看起来和她不太般配吧。”知音有些不自然地用右手捂了一下脸。

“没有呀,你也很漂亮呀。你皮肤多白呀,下巴也好看。”阳春的漂亮几乎人人都看得出,而知音漂亮与否取决于每个人的审美。

“谢谢你呀。我知道我在相貌上不如她。”

“这有什么呀,我女朋友也不漂亮呀,但我还是超级爱她。我给你看她的照片。”

知音一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照片上的女孩子躺在床上,闭着的两只眼睛形成了一个“八”字,有点像流氓兔。大大的蒜头鼻,舌头吐在嘴角边,一副“翘辫子”的样子,实在令人忍俊不禁。她的五官确实不如莫翊如漂亮。

“是不是很可爱呀?我偷拍的,她在装死,我趁她不注意拍了下来。”莫翊如说起女友来,满脸都盈着藏不住的快乐。

从免税店出来以后,除了知音和莫翊如只买了少量东西,其他人都是满载而归。晚餐自行解决,莫翊如很想吃烤肉,可是韩国的肉价太贵,当地人都吃不起,根本不可能像国内的自助烤肉店不到一百元就可以吃个痛快。知音和莫翊如只好随便找一家普通料理店。料理店的店员不会说中文,知音便用英语和店员交流,学了多年英语,头次派上用场。

知音点了一份石锅拌饭,里面有鸡蛋、土豆、胡萝卜、海苔,还有一些认不出的菜,全是素的。她拌匀了尝了一口,实在不好吃。她赶紧喝了配套的水,一口下去差点没喷出来。那不是水,是泡菜汤,里面泡了三块像白萝卜一样的泡菜。这可能是当地人喜欢的口味,但知音真的不喜欢。这饭的价格不便宜,为了少浪费钱,知音只能勉强去吃。莫翊如运气好多了,她点的饭似乎不那么难以入口。从料理店出来,知音当然没吃饱,于是在街上买了一份炒年糕,她期待着本土的炒年糕一定更好吃。第一口,便击碎了她的期待,这和学校门口卖的没有一丝差别。

回到酒店,两人坐在床上,一边吃在便利店买来的零食,一边聊各自的爱情故事。知音的讲述,侧重于她对阳春的爱恋上,涉及到与她家庭有关的事,她只字未提。她不想再回忆起那段苦难。

“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女孩的?”知音讲完自己的故事,问起了莫翊如。

“嗯……我小学的时候喜欢看《美少女战士》,里面的天王遥和海王满都是女生但却像恋人一样,我第一次知道了‘百合’这个概念。第一次喜欢女生是初一参加合唱团的时候。那时我对合唱团里的一个女生特别有好感。她有两颗小虎牙,脸圆圆白白的,短发齐刘海,长得很可爱。她性格很活泼,主动和我说话。合唱团表演完就解散了,但我脑子里总想着她,可我不知道她在哪个班。我打听了好久才找到她,我过分的热情吓到了她,她不愿和我做朋友。我只好算了,但心里很难受。我把这事告诉同学,同学说我是同性恋,我当然否认了。因为那个时候,同性恋在大多数人眼里都是有病的。后来,我又对好几个女孩子有过心跳的感觉。但是,每当我对女孩心跳时,我都会感到羞耻,害怕自己性取向有问题,所以不敢和她们有太多接触。为了分散对身边女生的注意力,高中时,我每天都沉迷在宝冢男役的帅气里。我向闺蜜介绍过宝冢,她也很喜欢,她说如果宝冢男役真的是男人就好了。可我却觉得,正因为她们是女人才能那么帅气。那是一种和真实男性截然不同的魅力。正是因为宝冢男役们是女人我才如此着迷。我甚至不觉得男役和男人有什么联系,看男役和娘役的爱情戏时,我也看成是两个女孩子的恋爱。”

“我也有类似的感觉。”知音赞同道,“我觉得娘役是形象较为传统的女孩子,男役是形象反传统的女孩子。因为都是女孩子,才能营造出那么唯美的舞台罗曼史。不过,也许直女会有不同的看法吧?”

“对,我的学生当然大部分都是直女。她们会把男役当成心目中最完美的男性形象。我给她们看男役退团后穿女装的照片,她们就无法接受,可是我觉得也很有气质!我还特别喜欢明日海在《Me And My Girl 》里扮演的贾姬,喜爱程度不亚于她演的任何男性角色。”

“哈哈哈,我也是!”知音略有些激动的和莫翊如击掌,“她扮演的贾姬真是太漂亮了!”

“我就是因为宝冢才敢确定自己的性取向。高中时,耽美文学很流行,同学们对同性恋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我也不再为自己喜欢女孩子感到羞耻,并决定要交一个女朋友。”

“你真有勇气!”

“高三毕业的时候,我就在网上交女友,毕竟身边很难找到同性恋。我在网上加了一些女同性恋的交友群,和她们接触后,我才知道,同性恋居然还有角色划分,划分为P 、T 、H 。我喜欢的像宝冢男役那类帅气、洒脱、短发、中性风的女生通常被称作T 。这个我倒是能理解,穿着打扮是每个人的自由。但我不理解的是,很多人都说T 在女同中扮演着男性角色,P 扮演女性角色。这个确实让我很惊讶,既然都是女同性恋了,为什么还要有一方去扮演男性角色呢?于是,我就接触了一些T ,发现她们对此有着各种不同的看法。”

知音聚精会神地听着莫翊如的讲述,手里的薯片也搁在了一边。

“小贾是我认识的第一个T ,我看见她发在les 交友贴吧里的照片后,就加了她的qq 。她的照片确实很帅气,留着男生的寸头,戴着很潮的耳机,穿着男式衬衫,十指相扣放在下巴上,有些坏坏地笑着。我和她聊天,她让我叫她哥或者弟,她不接受女性的称呼。她说她是爷T 。我因为喜欢她的长相,就和她闲聊了几天。她主动提出要视频,我当然同意了。视频里她裸着上半身,问我能不能看出她有胸。我说看不出来。她挺得意的,她说多亏了天天穿束胸。我说她才16岁,还在发育期,天天穿束胸压迫乳房生长以后会生病的。她不听,她说爷T不能有胸。她好像很歧视自己身上的女性特征,还在内裤里塞填充物拍照。她年龄虽小,女友倒不少。被初恋伤过了以后,她就变得很渣,经常换女友。她的初恋一直喜欢男生,她追了很久才追到,但是在一起没多久,又回到男生的怀抱了。她很沮丧,她特别希望自己是男的。她除了性别以外,言行举止都和男性没区别。”

“她有性别认同障碍吗?她是不是生理性别为女,但心理性别为男?”知音问。

“如果是易性症,倒也没有什么,只要能面对自己的内心即可,人的性别本来就是多样的。但我觉得她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她和我说,她觉得只有男人才能和女人在一起,所以她只有让自己像个男人,才敢去追求女性。”

“这么说的话,她是连自己都不认可同性恋,所以才想在同性恋爱中扮演男性。”

“对,我认识的许多同性恋者都在自我歧视。再说说南南吧。她追求我,在看了我的照片以后。网上处对象都这样,看一张照片就展开攻势了。她相貌普通,并没有多吸引我。好吧,我承认我肤浅我颜控!”莫翊如双手合十,吐了吐舌头,“她说要我做她老婆,我说我得考虑。她说没关系,可以先聊聊天。在后面的聊天中,她总会叫我‘老婆’,而她是‘老公’。我说我不喜欢这样叫,就算我和她在一起了,也应该互相称对方为‘老婆’,怎么钻出了个老公?她说她是T 。我问她什么是T ?她说,她那种就是T 。我问她那种是哪种?她说就是短发,攻方。她说她是攻,我是受。我问为什么?她说她和前任相处时,她都是攻。我说,我当攻行不行?她说她是铁T ,她只能是攻。攻和受就这么泾渭分明吗?我经常看到情侣双方在les 群里为攻受争执。当然很幼稚,我加的那些群普遍低龄化,但我不理解,既然都吵起来了干嘛不互攻互受?南南说,铁T 是不能接受做受的。铁T 在性中,只需要得到心里快感就足够。”

“铁T 不需要生理快感吗?”

“她说她宁愿自慰也不会让女朋友碰她,她上床从来不脱衣服的。”

“难道和无性恋一样?”知音想。知音也是宁愿自慰也不想和他人做爱,但她既不想做受,也不想做攻,显然不是一回事。

“我和她说不到一起去,她却兴致勃勃地说了些很遥远的事。她说等她有钱了,她要和自己爱的女人有一个共同的孩子。我说这怎么可能!她说,她听别人说现在技术很发达,可以把T 的卵子移植到P 的子宫里,这样就能拥有共同的小孩了。”

“可这孩子在基因上跟p 没有任何关系吧。”

“是呀,而且我也不懂为什么一定是T 卵P 怀呢?P 就一定想生孩子吗?如果喜欢孩子的话,可以各自生自己的小孩一起抚养。就算只能生一个孩子,是不是也得根据双方的身体状况和生育意愿去决定?我无法理解她的逻辑,好像就因为她是T ,她就拥有一切传统男性的权利。可是所谓的TP 不都是自己说了算吗?又没什么严格的区分标准。”

“可能她自己也是糊里糊涂吧。那后来呢?”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我不喜欢她,她也转移了目标,我们就是普通朋友。当然也不是所有T 都这样。阿仁就不这样,她长得挺可爱的,烫了卷的短发,戴着圆框的眼镜,穿着也挺中性。我认识她时,她刚失恋。失恋的原因是她女友嫌她不够爷。她很怕蟑螂,她女友就骂她没有T 的气概,可是她女友自己也怕蟑螂。她女友说T 是女同中的‘男人’,就该保护P 。她为此很苦恼。我问她为什么要当T 。她说,她从小就不喜欢穿裙子,喜欢中性衣着和短发,她这个形象自然会被归为T 这一类,但T依然是女生呀!”

“是呀,她说的没错呀!两个女生在一起,应该互相照顾,互相保护呀!当然,或许有一方会更强大,但强大并不意味着扮演‘男性角色’,并不意味着‘爷’,女生本来就可以是强大的。”

“是的!她也是这么说的。”

“那你们在一起了吗?”知音追问道。

“没有。我对她挺有好感的,也能聊到一起,可是她出国读书了,有时差,我们的交流没有持续太久。”

“那你是怎么遇上你现在的女友的?”知音对莫翊如的故事越来越有兴趣。

“我是在一个PPL群里认识她的。因为每个人对T都有不同的看法,所以我个人不在意P 、T、H,只要三观相符就可以,我和P、T 、H 都聊过。我和她的认识并没有什么特别,也是我在群里发了一张照片,她回应了,我就加了她。她发了照片,中长发,穿着蓝色的毛衣,挺温和的样子。我第一句话就问可以追她吗,她说可以,我们就处上了。”

“啊?”知音惊得张大了嘴巴。

“哈哈哈,当然是闹着玩儿的。不过,当时我俩都没有对象,就说处着玩儿,如果处得不好就和平分手,反正也是在网上。聊天的过程中,我发现她对攻、受没有硬性要求。她叫我老婆,我叫她媳妇。她P 、T 、H 都做过,她觉得这种标签没有太大的意义,关键还是看两个人的相处。她说每个人都有坚强的一面也有软弱的一面,对象软弱时,她可以强大,对象强大时,她也可以放松自己。”

“在理!”

“我觉得她的许多观念都和我相似。这也让我有了和她持续交流的欲望。我和她提起过宝冢,我就提了一句,她便主动去看了并且非常喜欢。她愿意去了解我的爱好,这让我很感动,也增加了我们的谈资。最让我动容的,是我在大一选修了《美学》,期末考试的题目是根据《论语》里《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谈一谈你对‘美’的认识。说实话,我拿到这个题目都懵了,这篇课文在高中学过,但我真的不知道这和美学有什么关系,就胡乱写了一通。考试结束以后,她给我打电话,我就说起了这个事。我没想到的是,她竟然和我聊了整整一个小时。她把她对子路、曾析、冉有、公西华的观点都做了一番阐述和评论。”

“她是学汉语言专业的吗?”

“她高一没读几天就辍学了,一直在打工。”莫翊如看着知音意外的表情,继续说道,“她爸爸去世对她打击太大了,家里条件也不好,她没有心思上学。我和她当初因为一句玩笑就处上了,可没想到,这一处,就处到了现在,已经快六年了。在我读大二时,她从黑龙江坐了40个小时的火车来到了我这里。她本人和照片差距挺大,又黑又瘦,因为在黑龙江的时候,她在做推销员,顶着大太阳去各个门店推销面包。虽然她的外表并不美丽,可是我看见她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抱着她哭了。从此,她再也没离开过我。相处的这几年里,虽然也有吵架的时候,但开心的时光更多。在她面前,我比在我自己面前还要真实,还要自在。她虽然没有学历,但她绝对不是没有文化的人。她读书时成绩非常好,像《出师表》《小石潭记》《醉翁亭记》《岳阳楼记》这些古文她小学时就倒背如流了。她喜欢历史,看了不少史书,历史典故信手拈来。说个丢人的,我大学有好几门选修课的作业都是她帮我写的。我大一时除了声乐,其他科目排名都挺后面的,但自从她督促我学习,我绩点高了好多。我本来不爱看书的,但是受她的影响,还读了好几本呢!”

“她这么厉害,辍学可惜了!”知音既佩服又惋惜。

(莫)“是呀,她自己也挺后悔,如果当初继续读书,努努力一定能考上一本。她说她小时候的梦想是考古,只可惜造化弄人。因为没有学历,我大学那几年,她就在我学校门口打工。她刚来的时候,在一家自助火锅店工作。那时是冬天,我看见她吃力地搬那些装着脏盘子脏碗的桶,一桶大概有二十多斤重。她那时候特别瘦,八十多斤的样子,每天不知道要搬多少桶,细得跟麻杆似的手臂痛到抬不起来。第一次领到的工资只有五百块,她全部给了我。那时候,我们钱少,租不起房子,我住在学校,她住在员工宿舍。

(莫)“她一直不让我去她的宿舍,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她才带我去了一次。那是一栋特别老的房子,楼道破破烂烂的,房间里灯光极其昏暗。黑秃秃的墙壁似乎从来都没有刷过白。窗户有一扇是破的,天气不好的时候,风呼呼往里灌。房间大概有一百平米,大厅里除了一张破桌子之外就只有用砖头搭的木板床或是上下铺的铁架床,横七竖八的摆了大概有六七张。除了大厅外,只有一间废弃的厨房和卫生间。因为房子采光不好,阴冷潮湿,卫生间里的地上都长出了青苔。我终于明白她为什么不让我去她的宿舍了。我不忍心让她住员工宿舍,我便带她到我寝室住,我们一起挤在高低床的上铺。我每天晚上死死地抱着她,深怕她从床上掉下去。住寝室也不长久,我的室友颇有微词,甚至寝室管理员也发现我带回了外人。为了有钱租房子,我也想做点兼职。那时候我经常给网友免费算塔罗牌,最初只是为了娱乐。有一次我在一家淘宝店购买塔罗牌,我和店主多聊了几句,她问我愿不愿意做客服帮她给客人算牌,她因为考博,实在不顾上。我同意了。

(莫)“我们在学校外面最便宜的小宾馆里租了房子。500元一个月,公用厕所,带独立卫浴的要600元,我们果断选择了便宜的。那时候,是真的穷呀,不过却很幸福!那房间特别小,除了一张床以外,就只能放下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房间也因为背光,床单下面都发霉了,还有虫子。换成现在,倒给我钱都不想住。可那时候一点也不觉得难受。房间再差、再小,那也是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世界。

(莫)“那时,她在服装店工作,分早晚班,每天工作接近10个小时。上晚班的时候,我接她回到家已经是12点了,但她回家后也不歇着,她还要去洗衣服。我要去洗,她不让。她说我洗不干净,她还得重洗。宾馆没有洗衣机,所有衣服她都是手洗。服装店每个月都有一次盘货,那是最痛苦的日子,要干到晚上两三点。如果第二天要上早班的话,六七点就得起床。这份工作的工资和业绩挂钩,她的业绩在店里算不错的,但是店长管理有问题并且店长还私吞货物。辛辛苦苦一个月,到手的钱最多只有1800元。

(莫)“从服装店离职后,她又干过汉堡店的工作。早上11点干到晚上11点甚至12点,一个月下来也就两千出头。我实在不忍心她在外面工作,我就教她塔罗牌。在教之前,我让外公算过她的八字,外公说她在占卜方面有些天赋。她学得很快,把我所有的塔罗书籍、视频、学习资料全部看完了。我的客户也逐渐由她接手。从大三暑假起直到现在,她没再出去工作过一天。占卜客户有限,我们收费也便宜——毕竟水平有限——一张牌收10块,通常一个问题只需要3到6张牌,平均一个月下来能挣两千左右。她在家做占卜就闲得多了,她承担了家里所有家务,除非她来月经否则绝不让我插手。她挣的每一分钱都会给我,但我没有用她的钱。我把她挣的所有钱都存在她自己的卡上。我说,那是她的个人财产,我是不会要的。因为我不敢保证未来会怎么样,虽然我现在很依赖她,根本离不开她,可万一以后我出意外了又或者我变坏了,那些钱可以让她继续生活下去。”

“变坏?”知音先愣了一下,然后感慨道,“对呀,人性是最难估测的,你考虑得真周到!”

“平时她所有的开销都由我出,我的年收入是她的好几倍,她花钱特别节省,夏天的T 恤就没有超过30块的。我的工资完全可以养活我们两个人。但是,我从来不觉得我在养她。因为家务劳动虽然没有收入,但却是无比重要的,我理应负担她所有开销。”

“要是所有人都像你这么想就好啦。我妈妈提供了家里40%的经济来源,承担了100%的家务,却被认为是理所应当。连她自己也这么认为。”知音说。

“老一辈的女人不都这样吗?我家里也差不多。”

“那你家里人知道你们的事吗?”

(莫)“我妈妈知道。说起这个事,我们就特别后悔。她来找我的第一年的寒假,我问她回不回家过年。她说她不敢回家,因为她妈妈反对她在外地打工。她怕过年回去了,就回不来了。我也不想她走,就带她到了我的老家。我们在家附近找到了一家最便宜的宾馆,700块一个月。因为我没有想到可以让她整个寒假都住在我家的理由。但是,我尽可能找借口让她和我一起吃饭。可是,每个晚上她一个人待在冷清清的宾馆里,实在太孤独了。她来到我这里,除了我,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我和亲戚们聚会,不方便带她去。我爸妈的朋友请吃饭,我更加不方便带她去。为了省钱,她经常一个人在宾馆里吃水煮面。她不怕吃苦,但是,家家户户都在团圆,她却一个人孤苦伶仃地窝在没有空调没有单独浴室的小破宾馆里吃水煮面,谁能不难受?

(莫)“我们闹了些矛盾,我知道她心里怨我。她甚至有点后悔来找我。她会这么想,我一点也不怪她。为了我,她离乡背井,吃了很多苦。除夕越近,我们越难受,最后我终于受不了了,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我要向我妈出柜,我要让她在我家里过年。”

“你不怕你妈妈不接受吗?”知音头次对别人的爱情故事如此有兴趣。

(莫)“当我发现我喜欢女生时,我就有意无意地向妈妈提起过同性恋。我妈妈对同性恋并没有那么难以接受。她说她单位有个阿姨就交往过女朋友。我问她会不会歧视同性恋,她说不会呀,两个女孩就算睡在一起也不会发生什么事。因为我探过她的底,所以才有出柜的勇气。

(莫)“我们请我妈吃饭,说了我们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我讲了许多女友对我的付出,我以为能打动我妈。可没想到,我妈妈当场翻脸。她说,别人是同性恋她管不着,但我不能是。我没想到妈妈居然是这个态度,我当场拉着女友走了。既然妈妈不让她去我家过年,那我就在宾馆里陪她过年。但是没过一会儿,我妈妈打电话给我了,让我们一起回家。我以为转机来了。回家后,我妈妈把我叫到一边。她说,她是坚决反对我们在一起的,不仅是因为她不接受同性恋,还因为我女友配不上我。她说,我女友没有学历没有工作,养活自己都困难,她不可能让我女友拖累我。她叫我们回去是怕我们出事。她说,我女友大老远从黑龙江来这里,万一出点什么意外,她家里来要人可怎么交代。我妈说,等除夕过了,她就帮我女友买张机票让她回去。

(莫)“我们没想到会弄巧成拙,都怪我太冲动。其实我应该用塔罗牌占卜一下,但看见她又委屈,又孤独,又怨我的样子,我实在忍不了了。这事想起来,她也很后悔,她说,如果那个时候她不和我闹脾气,忍一忍,就不会有那么多麻烦事了。”

“那后来你妈妈把她送走了吗?”知音迫不及待地追问道。

(莫)“没有。我把我妈的意思和她说了。我们合计了一下,决定不再冲动。我骗我妈说,她也不想打工了,她家人给她在老家安排了一个稳定的工作。等寒假过完,我回学校时,她就回老家了。我还在网上买了一张回黑龙江的火车票让我妈看了。当然,我后面退了。年过完以后,我们继续回学校生活。我妈妈根本不知道我女友没走。但是,这几年我总是担惊受怕,我老梦见我妈发现我女友没走,拆散我们。

(莫)“我工作以后,就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为了让我妈少来看我,我特意说我和女同事合租的。我妈只来看过我一次,她当然是提前和我说好了的。为了让我妈妈相信我确实和女同事一起住,我们特意布置了房间。我和女友太亲密了,不光睡一张床,日用品、护肤品、衣服等等许多东西都是共用的。同事之间不可能这么亲密,所以妈妈来之前,必须得把家里布置成住了两个性格不完全相同的人。为了逼真,我还特意洗了一张女生的照片,摆放在卧室里。我妈妈丝毫没有怀疑。如果当初没有出柜,就不用那么麻烦了。我可以说女友是我同学,毕业后在同一所学校工作所以一起住。哎,后悔呀!”

“那你们打算就这么一直瞒下去吗?”

“还能有别的办法吗?拖一年是一年吧。我只希望可以尽快存到买房子的钱。我学校在的那个区房价不贵。我们想买一个40平米的房子,虽然有点小,但是只要能放得下一台钢琴和我们两个,就足够了。我希望能在30岁的时候存够首付。如果我们有房子了,就能独立生活,不用靠家里了。我爸妈就算想管我,应该也管不着吧。”莫翊如说得有些乏了,她降低了音量,像是自言自语般喃喃道,“性别、学历、家境这些在外条件就那么重要吗?可是我觉得三观相合,兴趣相仿,能互相理解、支持、包容更重要。大学时,她陪我去上选修课,有些课她听得比我还认真。这几年她陪我听了好多音乐会,我喜欢的音乐她都喜欢。她经常一边做家务一边听百家讲坛,然后讲给我听,给我补了好多历史知识。我给学生讲中国古代音乐时,还能用上许多呢!前段时间有个特别火的节目叫《中国诗词大会》,她可喜欢看了。她在手机上玩儿了一个挑战古诗词的游戏,玩儿得最好的一次,击败了全国92%的玩家,我们学校的语文老师才击败86%呢!在她面前,我经常觉得我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她真的太好了……”

听了这么久,知音越来越疲倦,莫翊如的声音逐渐变得缥缈,像梦中呓语,听着听着便睡着了。莫翊如也累了,说着说着便没有声音了……

06 旅途

比赛结束了,终于可以专心享受旅程。第四天的安排比之前几天更有趣。

上午观看了一场表演,表演者是四位帅气的韩国小哥。演出开始以前,知音和莫翊如还不清楚要欣赏什么,因为导游在车上介绍时,两人都将醒未醒。四位画着浓烈的黑色眼妆的帅哥登场了,其中一位简直把自己化成了熊猫,很是滑稽。他们跳起了舞。原来是舞蹈表演,正当知音这样想着,其中一位演员伴随着强烈的音乐节拍,手里拿着像是用来雕刻的工具,在一块黑板上十分迅速地涂擦。当那个最为著名的音乐动机响起时,一副贝多芬的肖像画便呈现在了观众眼前。问了旁边的观众才知道这是涂鸦Show,主题为“Hero”。

四位演员将绘画与舞蹈、哑剧、喜剧结合,向观众展现了“李小龙”“迈克杰克逊”“刘备”“关羽”“张飞”等英雄人物画。虽然知音也不懂作画的原理,但画作的呈现一定与现场的舞台灯光、多媒体技术有关。知音非常喜欢其中的“夜光绘画”。作此画时,背景音乐柔和了下来,演员以光为颜料,在舞台的画板上勾勒出一点绿色。绿光线条逐渐增多,有清晰的,有模糊的,还有一点一点的。当画作完成,知音才看明白,清晰的线条勾勒出了一副爱神丘比特射出爱之箭的图画,那模糊的是丘比特身边的云彩,那一点一点的是繁星满天。只有在现场观看才能感觉到这种新型绘画技术的浪漫视觉效果。

除此之外,灰尘画,炫色画也同样令知音桥舌不下。四位画家一边用幽默滑稽的动作吸引着观众的眼球,一边将身后的画板用颜料涂得漆黑,一点图画的轮廓都没有。正当观众摸不着头脑时,一堆像灰尘一样的东西“刷”一下从画板上落下,摆着经典pose的“李小龙”便闪亮登场了。炫色画是以水为画布,四位画家同时在水里作画,画家笔触十分细腻,在水中描绘出了“鱼”“螃蟹”等海洋生物。当这幅画从水里捞出来时,知音吃了一惊,原来水里有一块画板。但画中还隐藏了一个要留到最后的秘密。当观众以为这副画已经完成时,画家揭开画板上的一层画布,安徒生的美人鱼游进了观众的眼里。

演出总共80分钟,每一分钟都充满了魔力。艺术家们不断地突破艺术呈现的形式。传统艺术,精华的是其历史内涵但并非不能与时俱进,或许可以找到一个更具有生命力的躯壳去容纳它的灵魂。被人遗忘的那些过去的音乐,或许也能如此。

这场表演是平淡旅程中的一个亮点,在大巴车上,知音和莫翊如还意犹未尽地交流着,纷纷发了朋友圈。下一段行程是爱宝乐园。听见要去游乐园,车上的少年们都笑逐颜开。

爱宝乐园,童话城堡般的游乐园。莫翊如的兴奋劲盖过了所有未成年的同伴们!没等导游说完集合时间,她便拿起手机咔咔咔一顿猛拍。知音站在一个挂着“Nymph Garden”的唯美素雅的花园前拍了一张照。莫翊如则刻意寻找了一颗装扮得非常华丽的巨大的圣诞树做拍照背景。拍完照片,莫翊如就拉着知音跑去玩儿。知音一直想和阳春去游乐园痛快地玩儿一场,从半年前就和阳春提了,但总是被这样那样的事耽误,耽误了几次以后,知音自己都没兴致了。

在体验了一些较为平和的项目后,莫翊如想挑战更刺激的。她拉着知音去坐过山车。过山车看来相当热门,排队的队伍蜿蜒如蛇,一眼望不到头。两人一边聊天一边排队,倒不觉得等了太久。她们并排坐,工作人员一边给游客系安全带,一边说着些什么。她们完全听不懂,唯一听清楚的词汇就是几乎每一句结尾都有的“思密达”。出发了,气氛变得紧张了。知音牢牢地抓住扶手。车子开始爬坡了,爬坡当然没什么可怕,但它预示着刺激的部分马上来临。知音和莫翊如坐在非常靠后的位置,在前排游客的尖叫声中,知音也体会到了身体被座位抛弃的刺激。第一个坡还不算太陡,知音忍住了恐惧。但是往后就越来越激烈了,有几个坡度简直是直角,往下冲的过程中,知音的屁股完全离开了座位,幸好有安全带把她牢牢拴住!后排的两个韩国女生,尖锐而兴奋地喊着“o do ke”!莫翊如一直“啊”个不停,一声比一声高,她准想喊出个“high G”来!知音一声也没有叫,她只是牢牢抓住把手。冲到底后,有一个缓坡,但心跳还没缓下来,第二个直角又来了。在这过程中,知音有过一丝后悔,她真想立刻结束这游戏,但她又很想去享受这种恐惧带来的快感。这过山车的隧道确实很长,从车上下来时,知音站在地面上还觉得天旋地转。莫翊如也有点想吐,但她还是兴奋地说:“太爽了!那坡度也太高了,冲下来的时候,我像在跳楼一样!哈哈哈哈,估计跳楼就是这个感觉!”

每个人都在游乐场里找到了乐趣。知音给阳春发了一条微信:“如果陪我在这里玩儿的是你就好了。”

行程结束的时间较早,导游建议大家自行去明洞逛逛,知音和莫翊如也正有此意。明洞可就太热闹了!纵横交错的道路,络绎不绝的游客,鳞次栉比的路边摊,座无虚席的饭店,宾客如云的免税店。此时,华灯初上,商店亮起的斑驳陆离的灯光,也为此处增添了繁华和热闹。知音和莫翊如怕被人潮挤散,便拉在了一起。知音拜托莫翊如一定要记路,方向感极差的她一踏足此处便忘了回去的方向。

晚饭安排得不尽人意,两人都没食欲,此时看着各种卖相诱人的路边小吃都忍不住掏出了钱包。知音买了一块鱼形烧,刚出炉的,有些烫手,知音吹了吹,浅咬一口,酥酥脆脆的,再大咬了一口,豆沙馅,香甜可口。这可比那些正餐好吃得多。莫翊如随便买了一个串串,咬下去,竟是五花肉的味道,这让莫翊如感动得差点流泪。在韩国这几天,几乎没怎么吃到肉。两人一直在抱怨韩国菜太难吃了,原来好吃的全在这里!两人又买了炸肠、可丽饼、鸡蛋糕,痛痛快快地饱餐了一顿。果然还是自由行比较有意思。

一边吃一边逛,她们走进化妆品店,免税店。一进店门,店员便用中文热情地招呼。知音很惊讶,店员怎么就知道她们是中国人。几乎每家店的店员都会说中文,有些店员中文流利得不像韩国人,也许就是中国人吧。这里的中国人仿佛比韩国人还要多。知音在爱丽小屋买了一块腮红,粉粉嫩嫩的颜色和这家店的装潢一样。莫翊如在免税店里买了一些实惠又实用的东西。逛了大概两三个小时,两人才因为脚痛回酒店了。

07 拯救世界

知音洗完了澡,浴室里的空气比较闷,她极不喜欢透不过气的感觉,于是拿了酒店的浴巾去浴室外面擦拭头发。莫翊如正盘腿坐在床上看一本纸质书籍,知音问道:“你看的什么书?”

“《恶之花》。”莫翊如的目光没有从书本上离开。

“波德莱尔。”

“是的。你也看过吗?”

“小学时看过。”

“那么小就看过了?”莫翊如惊讶地把目光转向了知音。

“小时候性格软弱常常被同学欺负,后来变得很孤僻,喜欢一个人看书、写作,对一些忧郁、消极、绝望的东西感兴趣,于是知道了颓废派,然后就读了《恶之花》。可以借我看看吗?我几乎忘光了。”

莫翊如将书递给知音,知音随意翻了翻,翻到最后的空白页,上面用签字笔写了一句话:“一朵花,就像我的血,一碰就会流……”

“咦?这是谁的诗句?”

“这不是诗。这是我小学同学在一次考试时写的。她叫郑秋,是我小学最好的朋友,和我形影不离。小学五年级的一次语文考试上,有一道题目是,'一朵花……'请将句子补充完整。郑秋就写了刚才那句话。老师给了一把红色的大叉。但这句话我一直记到现在,因为只有我知道,她为什么写出这句话。郑秋是全班最笨的学生。从一年级开始,就无法独立完成作业,她的作业经常由父母代写。再简单的考试,也只能刚好及格。小学三年级时,她在课堂上没忍住,尿了。引得全班同学哄堂大笑,她哭得直发抖,老师也哭笑不得。她几乎没有朋友,即使有一起玩耍的同学也会欺负她,占她便宜。她是最边缘的人,最没有存在感的人,最孤独的人,同学们都管她叫傻子。小学五年级时,我主动和她交朋友。”

“为什么?”

“哈哈哈,因为那时候,我有一个特别伟大的梦想,就是拯救世界!”莫翊如右手握拳做了一个超人飞翔的动作,她虽然年长知音两三岁,但性格、气质却远不如知音成熟、稳重,有点孩子气。

“啊?哈哈哈……”知音笑了出来,“你太可爱了吧。”

“因为我喜欢看《美少女战士》呀,我小学时每天都在幻想能变身成美少女战士,把世界上所有的坏人通通消灭。可是,直到五年级,我都没有找到传说中的变身棒。当然,我也知道,我不可能变身成美少女战士。可我还是想拯救世界,于是我便从‘拯救’身边的同学开始,其实就是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同学。我发现郑秋总被人欺负,也没有朋友,于是我便主动做起她的朋友。”

“你人真好。”知音越来越欣赏莫翊如这个人。

“每个周末,我都约她一起玩耍。同学们嘲笑她长得难看,我就说她的样子很漂亮。她喜欢隔壁班的男生却不知道如何表白,我就帮她写了一首情诗。可那个男生一见是郑秋送来的信,看也没看就撕掉了。真浪费我那么好的文笔!”莫翊如鼓着腮帮子,一副气呼呼的样子,“郑秋成绩差,我陪她一起复习。她被同学欺负还不自知,我就提醒她,并告诉她不要再被别人捉弄。我给她分享我喜欢的歌曲,喜欢的《美少女战士》。我还教她如何讲故事才能在班上取得故事大赛的好成绩……”

“那在郑秋眼里,你一定是她所有快乐的源泉。”

“是呀,她说我笑起来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说到这里,莫翊如做了一个捂脸的动作表达她的害羞,“她说我美得像仙女,而她什么都不好,什么都不是。她想给我买一份礼物,她在饰品店里买了一块粉红色的水晶爱心,价值十元。但是她每天只有一块钱的零花。为了能有钱买下那件唯美浪漫的礼物她甚至被妈妈打骂了。”

“她很值得交往。”

“嗯。寒假她回老家过年,我们见不了面,寒假一结束,她就迫不及待地告诉我她有好多好多话要对我说。她对我,渐渐产生了一种我当时无法理解的感情。”

“她该不会是……喜欢上你了吧?”知音大胆猜测。

“当时有同学问她觉得班里哪个男生最帅时,她说是我。她说我在她心里就是美男子。她还不止一次对我说,‘如果你是男生就好了,我就可以嫁给你了!’她这么说让我有点不舒服。那时候我对同性恋还没有过多的认识,并且我一点儿也不想变成男生,我可是美少女战士!”说着,莫翊如做了一个月野兔变身的手势,逗得知音笑了一阵,“随着她对我依赖程度的增加,我越来越难受,后来实在忍受不了,便在班上寻找其他需要帮助的对象。我找到了另一个女孩儿,石洁。石洁父母离异,学习成绩不好,性格叛逆,也不受同学欢迎。我用自己发明的测试题发现石洁有可能是需要帮助的人。”

“什么测试题?”

“我在纸上写下了一堆词语,让被测试人圈出与自己相符的词。我每天都会让班上的一个女孩玩这个测试游戏。所有女生中,只有石洁圈出的词语,最符合我想帮助的对象。她圈出的词语有无助、忧伤、冷漠、孤寂。于是我主动和石洁成了朋友。”

“哇,你可真聪明!”

“我和石洁的交往很愉快,石洁约我野炊,请我去家里做客,分享心里的秘密。我和她一起写作业,办手抄报,玩塔罗牌。她也说过我很漂亮。但她和郑秋不同,她虽然对我有好感,愿意和我做朋友,但并没有对我产生占有欲。比起和郑秋的交往,我和石洁一块儿玩耍更自在更快乐。我几乎不愿意理会郑秋,郑秋看着我和石洁玩儿得好,想对我说话,我也刻意回避了。后来,郑秋出于妒嫉,刻意挑拨我和石洁的关系。石洁以为我不是真心和她做朋友,便与我产生了隔阂。我也因此彻底不理郑秋了。‘一朵花,就像我的血,一碰就会流……’这句话正是郑秋在彻底失去我的友谊时写的。我是唯一能看懂这句话的人。尽管小学时,我也觉得这句话狗屁不通,但现在想起来,倒觉得有点哥特风。”

“不是每一朵花都像玫瑰,可以长出荆棘来保护自己。”知音颇有感触地说,“她写的这句看起来不通的话,承载着她所有的痛苦、愤怒、挣扎、无助还有绝望。在你和她交往前,她从未获得过友谊,所以你的出现才让她过分在意。物极必反,她的过分在意反而让你感到害怕。你交往新朋友的时候,她在班里唯一支柱的也失去了。她成了一朵只需轻轻一碰,就会流出血的花。”

“你说得对极了,没想到你竟然也懂。她写下的这句话,连她自己都忘了,而我一直记得。因为于她,我始终是怀着同情与心疼的。这朵花,不仅仅代表着她,也代表着我。我是为了帮助她才和她做朋友的,可没想到反而伤害了她。”莫翊如显然有些惋惜,“初中我们不在一个学校,但我从别人那里知道她的消息。她学习挺努力,但成绩依旧不好。她依然是同学之间的笑柄,她一个不经意的动作,都会让人感到滑稽。同学们为了嘲笑她相貌不好,给她起了个外号‘班花’。”

听到这里时,知音禁不住想起自己受欺负的童年,走了一会儿神。

待知音回过神来,莫翊如继续说:“我再次见到她时,是高一的时候。我和她同校不同班。童年的往事,她遗忘了许多,但她还记得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很快乐,所以我们成了闺蜜。小时候,她笨得很明显,大家都以为她智力有问题,但随着年龄增长,智力上已经和正常人区别不大了。不过,她确实常常闹笑话。有一次我去她家玩儿,晚上突然停电了,我说这下手机充不了电了。过了几分钟,她告诉我说,插线板还有电。我一瞅,插线板是亮的,我告诉她是电来了。我真的很惊讶,她竟然以为插线板是自带电的。这件事我没有对任何一个认识她的人说,我不想她再成为笑柄。最后她上了一个不算太好的二本学校。如果她能再聪明一点,真的不至于如此。但,她已经给曾经那些欺负过她,嘲笑过她的人,一个响亮的耳光了。在那些嘲笑者中,不知有多少人还不如她呢!”

“郑秋现在还喜欢你吗?”

“她早就忘了小时候喜欢我的事。她确实是喜欢过我,但她不是同性恋,她可是希望我是男生呢。”

“我觉得,她对你的喜欢源于一种依恋。换作谁在那个时候接近她,她都会寄予全部感情。”类似的经历使知音共情于郑秋。

“是呀,不过她真的很令人担心,我真希望她能聪明一点!她现在谈恋爱了,是初恋——如果不算上我的话——可是她和那个男生之间没有共同语言,她想分手了。可她竟然连和男朋友分手都要我去帮她说。幸好她的闺蜜是我,换作有心机的人,她得多吃亏呀!”

知音一边听莫翊如说话,一边看着《恶之花》最后一页上那红色的字迹“一朵花,就像我的血,一碰就会流……”此时,床头的灯光照在这句话上,每一个字,都散发着颓废的气息,仿佛要渗出血渍。

最后两天的行程里,知音在大韩生命63大厦的展望台鸟瞰了首尔全景,首尔像沙盘模型一样展露了它的全貌。晚上参观了光化门,夜幕中,显得十分肃穆。广场上最著名的标志便是李舜臣将军的铜像和世宗大王的铜像,导游的介绍词知音听一遍就忘了,脑子记不住,便只能用手机拍照作为自己来过的证明。在幽幽的灯光中,两尊铜像显得冷清而威严。另外还有总统府邸青瓦台,景福宫,博物馆,购物点……

第七天中午,团体坐船去机场,在海边给一群美丽的海鸥投食、拍照以后韩国之旅便彻底结束了。知音和莫翊如在飞机上总结这次韩国之旅,知音说,原来出国旅行并没有那么困难,她以后还会去别的国家看看,但会偏向于自由行。她还说,她太想念川菜了……

达到机场。莫翊如的女友早就到机场等她了。莫翊如的女友不算好看,个子不矮,但因为过瘦,显得有些佝偻。身子瘦,头却有点大,看起来不太协调。皮肤较粗糙,脸型有点方,五官平淡无奇,头发有点出油。衣着十分朴素,简单的T恤加短裤,几十块的淘宝货,很明显她不是讲究穿着的人。

莫翊如一见女友,便欣喜若狂地亲了上去,亲得女友十分不好意思地提醒莫翊如有外人。莫翊如看了一眼知音,对女友说知音什么都知道了。

莫翊如向知音告了别,并说:“下次一定要一起去看宝冢哟!”然后整个人便挂在了女友身上,用幼稚地语气说,“宝宝,你这几天想没想我呀?”

“想了,想了。”女友同样用幼稚地语气回到道,“把包给我吧!”

“嗯嗯,人家都累累了!”

知音目送她们离去。她们在一起很幸福。知音真心期待和莫翊如一起去宝冢。

阳春工作结束刚好可以来接知音。等阳春来了,知音要学莫翊如,一见面就猛亲一顿,把积攒了一周的思念彻底释放。阳春在十分钟后出现在了知音的视野。知音百米冲刺,向阳春的怀抱奔去……

下章预告:
俞白主线回归。知音在阳春手机里看到一条暧昧短信,阳春疑似出轨并彻夜不归,知音宿醉……到底发生了什么?
涉及话题:恋爱主线

Bookmarks

Gift

Readers reviews
Please login first and then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