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无性恋第三十章 众生皆苦

第三十章 众生皆苦

Yuri百合 孤野的无性恋 11050 Nov 21,2021
本章提示:
莫翊如再度登场,由于莫翊如和隐藏结局息息相关,所以她身上自然有许多解开谜题的关键。这里提示一下,可以对比一下莫翊如和俞知音两人的命运,看看有什么发现。另外,莫翊如的女友叫做侯瑾瑜。莫翊如和侯瑾瑜这两个名字绝对不是乱取的,这两个名字,可以推理出一个词,而这个词,便是解开结局的关键。


01 冤屈

12月26日是阳春的生日。阳春不知道自己是哪天出生的,12月26日是她被养父母抱回家的日子,于是这天便成了她的生日。知音像往常一样先去学校上课、练声,下课以后去培训班上课。送给阳春的礼物,早上出门时便放在包里了,准备已久了。晚上她们会在预定好的餐厅吃饭庆祝。

培训班有两节课,上完以后,便兴冲冲地往外走。最近诸事不顺,这天真是难得高兴。走到前台,前台老师叫住了知音。

“俞老师,你来得正好,这是徐蔚的妈妈。”前台老师看向一位颐指气使的家长,满脸堆笑地说,“徐蔚妈妈,这位就是俞老师了,您和她说吧。”

知音笑着问好,那位母亲话里有话地说:“俞老师,不知道最近我家孩子表现得怎么样?”

“徐蔚很乖,刚来的几节课配合得特别好,我稍微一点拨她就懂了。就是这两节课,她稍微有一点点不那么配合,上课总是动来动去,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知音用亲切的语气,笑盈盈地说着。

“她动几下,你就打她了?”

“什么?”知音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说你打她!”母亲怒形于色。

“怎么可能?我最多只是批评了两句,怎么可能会动手呢?”

“明天她有你的课,但她今天说她不想来,在家里把书都撕了。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说老师不好,老师打她!”

徐蔚是一个才刚满8岁的小女孩,两个月前在知音这里学声乐。刚开始的两节课特别惹人爱。她声音条件不错,一开口就比一些学了一年的孩子还唱得好,并且聪明伶俐。知音教她唱谱,讲了二个八分音符节奏型和四个十六分音符节奏型后,她立刻就会举一反三,准确地唱出了前八后十六和前十六后八两个节奏型。知音给她示范声音,她歪着脑袋夸奖道:“哇,你是高手吗!”知音特别喜欢这个小女孩,决定好好培养她。上了三节课后,她请了两周假,再回来时,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上课一点也不听话。练声时,她的手总爱在琴上按来按去。知音招呼好几次,她还是我行我素。唱谱时,故意发出奇怪的声音,原本只要认真唱就能唱对的旋律,唱了大半节课都唱不过去。知音刚开始还耐心引导,但徐蔚总是摆出一副天真的模样,装作没听懂。

上一节课,知音真的生气了。她对徐蔚说:“原本你好好唱,是可以唱得很好的,但你这几节课总捣蛋,这么简单一首歌唱了这么久都没进步。今天必须好好唱,不然就不下课,一直唱到晚上十二点。”她当然只是说说,到了时间她就下课了。上课期间,她感觉到了徐蔚情绪不太对,但她该捣的蛋一点儿也没少。

下课时,她蹦蹦跳跳地说:“哈哈哈,终于可以回家打游戏了!”

知音本想和徐蔚家长沟通一下,但又不想多事,便想过几节课再说。徐蔚母亲说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过。

知音意识到自己又被冤枉了,但她不再是那个软弱可欺的小孩子了。她冷静地说:“如果我真的打了她,她当天回去就可以和你说,为什么要等到昨天?她当天回去身上有伤吗?或者哭过吗?”

“她说你打了她的手心,上节课她回家我没在。”

“上节课虽然上得不太顺利,但她走的时候是蹦蹦跳跳的,还说着要回家打游戏呢!”

“是呀,我也有印象呢,我问她什么事那么高兴,她说终于下课了!”前台老师如实说。

“那谁知道呢,你肯定要包庇她呀!”徐蔚母亲理直气壮地说,“我家小孩才八岁,难道会撒谎吗?”

“包庇”两个字听起来极其刺耳,知音被中伤了,也不想再好言好语,她说:“小孩子撒谎奇怪吗?如果我真的打了她,那就拿出证据吧!”

“还证据!你明知道你们琴行没有监控,还故意喊我拿证据!才当几年老师,这么没有师德!”徐蔚母亲尖酸刻薄地说道。

知音强压怒气,面红耳赤地为自己辩护,但对方根本不听她说什么,用更大的嗓门压着知音为自己据理力争的声音。

前台为知音说话:“俞老师对学生一直很好,你可以去问问别的学生,他们都说俞老师上课很温柔,很负责。”

“我家小孩上了几节课后,本来不想学的,我就是听说你教得好,才硬拉着来的。早知道,坚决不会让她跟你学!”徐蔚母亲声色俱厉地说着,唾沫横飞。

双方僵持了半个多小时,徐蔚母亲非要琴行给个说法。前台处理不了,给琴行老板打了电话。听筒一直被徐蔚母亲占据着,知音只能听着她说些颠倒黑白的话气得直发抖。老板承诺会让知音道歉,并且以后每间琴房都会安装监控,绝对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打完这通电话,她便趾高气昂地扬长而去。

知音不知道老板是什么态度,她赶紧给老板打了电话。没等老板说话,她便先把事情的原委对老板说了一通。老板并没有对知音很严厉,他说他相信知音不会打学生。但是徐蔚是这里的老学员,在这里学了好几样特长,她母亲还为琴行介绍了不少学生。老板不想得罪老客户。并且,这个年代,网络那么发达,万一她把这事儿捅到网上去,琴行生意肯定受影响。老板希望知音能登门道歉,他只想息事宁人。知音明白老板的意思,无论她有没有打学生,只要家长说打了,那就是她错了。知音无法为自己没做过的事情道歉,老板叫她辞职,她同意了。

前台见知音忍悲含屈的样子,安慰了她几句。说话间,阳春给知音打来了电话,知音正准备将满腹委屈一吐为快时,阳春却极为兴奋地说有个好消息要告诉她,让她赶快去约定好的饭店。知音突然想起来还要为阳春庆祝生日,她准备见了面再说。

02 生日

不知为何,阳春今天容光焕发,格外地光彩照人。她特意补了妆,用了带珠光的冷橘色眼影,在灯光下晶莹而璀璨,眨眼间顾盼生辉。知音从未见过如此欣喜的阳春。

“什么好消息呀?”

“我评上副教授了!”

“太好了!”听见这个消息,知音也发自肺腑地为阳春高兴。

“终于在31岁这年凭了职称!”

“那你是你们学院最年轻的副教授吧!”

“是呀!同事都蹿腾着要我请客呢!不过今天生日必须和你一起过!”

“你真是我的骄傲!”知音抱住阳春,顾不上是在饭店,狠狠在她脸上亲了几口。口红印留在了阳春脸上,知音把它涂抹开,晕成了一片粉嫩的腮红。

“谢谢你一直在我身边支持我!”阳春捧着知音有些消瘦的小脸,用拇指刮了刮。

“我又没有帮到你什么,都是你自己的功劳。”

“我心里都清楚的。对了,你有什么事要告诉我?”

“哦,没什么……”知音这才想起自己的遭遇,看着神采飞扬的阳春,她实在说不出口。她不想影响阳春难得的好心情,阳春上一次这么开心,还是两人确定恋爱关系的那天。况且,在阳春评上了副教授的同时她却被琴行开除了,这样的落差,让她情何以堪!

“嗯?”

“哦,是我要送你生日礼物,我买了你喜欢的东西。”知音从包里拿出了一副耳机,是最新款的无线蓝牙耳机。

“你送的这个……要一千多呢!”阳春感动不已,“你哪有钱买这么贵的东西?”

“我有存款的嘛。”

“小知音呀,说你什么好呀,明明自己连上百块的耳机都舍不得用。”

“你生日嘛!早知道你评上了副教授,我该买更好的!”

“足够了,我知道你的心意有多满!”

看着阳春心满意足的样子,知音决定不告诉阳春这个坏消息,她再找一个琴行兼职便是了。两人幸福地吃完了晚餐。

晚上相拥而眠时,知音悲喜交加。喜在阳春事业蒸蒸日上并和自己相爱至今,悲在自己碌碌无为还祸不单行,难免有些患得患失。

“阳春,你会永远爱我吗?”知音战战兢兢地蜷在阳春怀里。

阳春没有直接回答,轻轻地笑了一阵。

“笑什么?”

“这可不像你问出来的话,平时你可从来不信什么海枯石烂、海誓山盟的情话。”

“也对呀,哪儿有什么永远。我自己都不见得永远喜欢自己,又何必去要求别人。但是,我想永远爱着你,我就说这一次,不管你信不信。”知音的语气,温柔中带着悲悯。

“傻瓜,我不说是因为你觉得语言不可靠,你只相信已经发生了的事。你知道无论过去的日子还是现在的日子我都是爱着你的。虽然我常常会因为忙工作而顾及不到你,但我知道你能理解我。未来的日子……”阳春没有说下去,以吻表达了藏在心里的意思。

03 塔罗牌

第二天起床后,知音心里还是委屈至极,虽说被冤枉已经是“家常便饭”,但她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徐蔚要让她含冤受屈。她把事情告诉了莫翊如,她想让莫翊如用塔罗牌占卜一下。

她按照莫翊如的提示,在心里默念着想要占卜的问题:“徐蔚为什么要撒谎?”

莫翊如在她默念的同时,为她抽了五张牌。当莫翊如把抽好的牌发给她时,她停止了默念。莫翊如依次为她读牌。

“这五张牌反应的是徐蔚的内心。第一张牌,宝剑侍从逆位,这是一张宫廷牌,可以代表说谎、搬弄是非的人,侍从可以对应年龄较小的人,所以这张牌可以代表徐蔚。”牌面上出现了一个双手举着一把剑脸别向一边的人,这个人站在山顶上,白云环绕在周围。知音看不懂,只能听莫翊如说。

莫翊如继续说道:“第二张牌,宝剑王后的正位。这张牌通常代表性格比较强势的人,应该是这个人给了徐蔚压力,迫使她不得不说谎。徐蔚身边有这样的人吗?”这张牌呈现的是一个坐在宝座上的女人的侧面,她右手稳稳地举着宝剑,左手微微向前伸,双唇紧闭,不怒自威。

“她的妈妈吧。”知音突然想到了,“可是,她妈妈为什么要逼徐蔚说谎呢?”

“别急,继续看。第三张牌,权杖十的逆位。你看,这牌上是一个人抱着十根权杖艰难地往前行。”虽然图上的人只露出背影,但从那弯曲的脊背中能看出他在负重前行,“徐蔚承受了很多重担。这张牌是逆位,也就是说,她承受不住了,想甩开。”

“她妈妈给她报了很多兴趣班。就我知道的,除了声乐以外,还有舞蹈、古筝、绘画、主持、书法。据她妈妈说,她上了两节声乐课后就不想来了,可能不喜欢吧,但是妈妈非逼着她来。”

“那就说得通了。你看第四张,是恶魔的正位。这张牌不用我多说你也知道是坏牌了吧。”这张牌十分阴森恐怖,图上的恶魔头顶羊角,身背蝙蝠翅膀,足踩鹰爪,蹲在一个石柱上。它前面站了一对裸体男女,是亚当和夏娃,他们长着羊角和动物的尾巴,脖子上挂着的锁链将他们锁在了恶魔所蹲的石柱上。

“徐蔚的内心变成了恶魔?”

“可以这么理解吧,她产生了一个坏的想法。最后一张牌是宝剑七的正位,代表欺骗、狡猾、诡计、耍小聪明。你看这个人,贼眉鼠眼的样子,手上抱着他偷来的宝剑。”

知音结合莫翊如说的话,又仔细地看了看这五张牌。原本对塔罗牌只是将信将疑,但莫翊如的解释确实合情合理。知音接受了这个结果。

“那么小的孩子居然会为了这个原因来污蔑我!”知音还是无法释怀。

“有那么强势的家长,孩子也没办法。但是,这么小就会使用诡计,长大了可怎么得了。我也当了几年的老师,有时候真的感到力不从心。这个世界最难的就是教育,因为你要改变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莫翊如叹息道。

“哎,我再也不想当老师了,还是喜欢以舞台为生的职业,哪怕进合唱团都好。”

“对了,你不是参加了金声杯吗?比赛结果出来了吗?”

“哎,别提了,最近真的是倒霉透了。比赛发挥得一塌糊涂,难受了好久,心情差到爆了!”

“没事没事,就一次没发挥好,没什么大不了的。”莫翊如安慰道,“那次韩国的比赛,你不就获了特等奖吗?你还是有实力的。”

听了这话,知音反而更受打击,说道:“这两个比赛怎么能同日而语呢?档次差太多了。参加高规格的比赛才知道自己的水平有多烂。”

“别这么说。我很羡慕你的,我连参赛的资格都没有。”

“可我们的路不同呀,作为中小学音乐教师你已经唱得很好了,可我的梦想是成为歌剧演员,专业比赛对我来说尤其重要。”

“所以我才羡慕你呀,你起码还走在实现梦想的道路上,而我的梦想早就湮灭了。说真的,如果没有我的女友,我真不知道大学四年该怎么过?你不知道,我上着一周只有半节的声乐课时心里有多绝望。我都想去死了。”

知音默默地倾听莫翊如讲述她的故事。

04 众生相

(莫)“考上大学以后,我本想好好学声乐,然后考研读声乐表演。可是我一周只有一节声乐课,并且是一对二,一个人只能上二十分钟。我家庭也不富裕,父母最多只出得起一周加一节课的钱。我想找教授上课都没有条件。大一过得特别丧,丧到我连宝冢都不敢看。曾经我以为我的未来是像宝冢演员一样,穿着华丽的礼服在绚烂的舞台上演绎动人的音乐剧;而现实却是我只能素面朝天站在三尺宽的讲台上,讲着让学生昏昏欲睡的音乐鉴赏课。

(莫)“我丧了很长一段时间,一点儿也不想听那些和音乐教育相关的课。大一挂了一科,综合排名在年级倒数。有时真想一死了之。有一回因为连续受到比赛失败、合唱团落选、考试不顺的打击,我丧失心智般地往教学楼顶楼跑,想去跳楼。幸好我女友死死地拽住我,她说我死了,她也跟着我去。我冷静下来了,她说,她没有遇到过比我更幸运的人……

(莫)“她在火锅店工作的时候,有一回发工资,火锅店的几个年轻人准备去ktv庆祝一下。我每天下了课都会去接她下班,她的同事叫我一块儿去。这几个同事和我们年龄相仿,三个男生,一个妹子。男生们都在后厨干,合称‘后厨仨王爷’,大王爷是炒料的,二王爷是切墩的,小王爷是端锅的,妹子和我女友一样是服务员。他们都是该上学的年纪,但却和我女友一样因为各种原因辍学了。小王爷十九岁,工作好几年了,他轻描淡写地说,他读初中时老师是个变态,摸女孩胸,摸男孩屁股,家里穷没有能力让他转到更好的学校,干脆就不读了。妹子更小,那年她本该参加高考的,她是学美术的,她的专业老师说以她的能力可以考入四川美术学院。但是,她却因为男友放弃了高考。妹子的男友没有读书,他怕妹子读了大学会看不起他。妹子太傻,竟然背着父母辍学了。她男友根本就不爱她!

(莫)“后厨的工作很累,从早干到晚,睁眼就是工作,闭眼一天就结束,工资最多两千五,小王爷洗头发只舍得用批发的劣质袋装洗发露。可是他们却很快乐。他们心思很简单,只要有工作干有工资领就很快乐。大王爷和二王爷家里条件还好,他们没有负担,只要能养活自己便满足了。小王爷最想做的事就是学炒料,学到手了他就开心了。我女友最大的快乐就是把挣来的钱一分不少的交给我。

(莫)“发的工资再少,也是值得庆祝的。妹子那天还特意穿了高跟鞋,打扮了一番,平时穿的都是油腻腻的工装。那天从ktv出来已经凌晨1点半了,大王爷请我们去吃火锅。5个人,只吃了一百多。谁都知道,微薄的收入是一次也不能放纵的,所以大家没有点贵的菜。尽管如此,但每个人都为领到那两千出头的工资而快乐。尽管上早班的员工7点就要准备,但那晚大家尽情玩儿到了三点多。

(莫)“回家的路上,我们路过菜市场,看见了卖菜的菜农和满载着蔬菜的卡车。他们负责给周围所有饭店供货,通宵达旦地工作。我听见几个菜农在说话,听不清说的什么,只听见他们在凛冽的寒风中边说边笑。生活再苦都有快乐的时候。

(莫)“那些人以及我的女友,他们的生活比我辛苦得多,前途也比我渺茫,甚至没有前途。我所嫌弃的,正是他们永远错过的,可是他们却比我快乐。那个为爱情辍学的妹子,我比她幸运多了,起码我拥有一个真心爱我,会支持我而不是阻拦我的女友,起码我还能有学声乐的机会,但她不会再画画了。我突然觉得自己还拥有着许多,所以不想再怨天尤人了。演不了音乐剧,但我还可以满世界看音乐剧,没有唱歌的舞台,我还可以花钱参加比赛。我可以用另外一种的方式去爱音乐。

(莫)“知音,我和你有同样的梦想,你还可以走在实现它的路上,但我永远不能了。所以,你没必要那么沮丧。你现在的生活,对我来说是一种奢望。就连你的痛苦,都是我可望而不可求的。”

知音听完莫翊如意味深长的话,说:“我明白,只是觉得很对不起她。参加比赛前,她还特意为我找大师上课,为我出钱出力。我比赛失败,她想尽办法安慰我。昨天她生日,她告诉我她评上了副教授,可我昨天……这事我还没告诉她,怕她对我失望。说真的,我觉得我一点儿也配不上她。”

“别这么说,你肯定有值得她喜欢的地方。我的女友也很平凡,可是我依然爱她。她在我面前也从来不会自卑,因为她知道我离不开她。”

“可是我好担心她会因为我太差劲儿而厌倦我。我尽了全力,还是没能让自己优秀起来。”

“那你更加没有时间灰心丧气了。你的人生至少还在你的掌控中,可你看看我,还有我之前向你提过的叫南南的T,你知道吗,她和异性结婚了,还生了个孩子。”

“啊?她不是自称铁T吗?怎么会……”

“很惊讶吧,我也是,听到她生孩子就像听到男人生孩子一样不可思议。”

“她是被强迫的吗?”

(莫)“我也不知道。我和她只加了qq,但她一两年没有上过qq了,前段时间突然看见她在qq上发了她和她女儿的照片。我震惊极了,问她怎么有孩子了?她和我加微信聊天。

(莫)“两年前她相亲认识了她丈夫,她丈夫是做木匠的,丈夫的父亲在放羊,家里条件比她好多了。我本以为像她那种铁t对男生会相当抗拒,我和她刚认识时,她家人就催过她找男友,她说她死都接受不了,可事实上她自然而然就接受了。

(莫)“其实仔细想想,她会结婚根本不奇怪。她不像我们,她根本没有不结婚的选择。她家庭条件不好,从小父母离异,母亲再婚后生了一个比她小很多的弟弟。继父对她还行,但是家里很穷。她和我女友一样,很小就开始打工。一天累得半死,挣的那几个钱,还要留一点给家里。

(莫)“她打工时认识了几个拉拉,谈过几次恋爱。她对每一个女朋友都很好。她说她是t,就要扛起t的责任,所以她愿意养着女友。为了挣到更多的钱,她有时候会打好几份工。如果女友人好,当然会帮她分担一些,但也遇上过几个不好的,不停地向她索取。她觉得t负责挣钱养家,p负责美貌如花。女友要,她就给。她其实一直在用传统观念中对男性的标准要求自己。可是,她又没有男性的体力。她没读过书干不了脑力活,只能干体力活,她身体根本扛不住。交了一些女友以后,她觉得累了。

(莫)“她年龄越大,家里婚催得越紧。实在扛不住就干脆同意相亲,或许她本来就是双性恋,又或许她只是委屈求全。她老公人倒是挺好,对她也很好,两人谈了半年就结婚了,结婚当年就怀孕了。从怀孕到现在,她一直在做家庭主妇。

(莫)“她的朋友圈里主要是孩子的照片,每天都要发好几条。孩子的吃喝拉撒都记录齐全了。她也发自己的照片,她的形象大变,居然留了长发,她以前最讨厌留长发,穿的衣服永远是睡衣,她好像从来不出门。还有他老公在各种节日里给她发的520转账。从她朋友圈的文字中看起来她过得很快乐。有她老公挣钱,她不用为生计奔波。她只要把家务做好,把孩子带好,做好一个传统女人的本分就足够了。”

“可是当家庭主妇风险很大呀,一旦她丈夫背叛她,她恐怕就束手无策了。”知音说。

“那只能祈祷她的丈夫永远不背叛她。其实,就算她丈夫背叛她,她也不会离婚的,她没有能力,她会忍的。”

“照你这么说,她其实是一个十分传统的人。她交女友只是性取向的驱使,她根本不敢挑战常规。在和女友交往中,她扮演着最为传统男性角色,当她结婚了,她便扮演着最为传统的女性角色。”

“是的。她结婚是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她一辈子都没离开过老家,她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她也不关心。她是个很安分的人,打工时,一个月多领两百块就满足了;结婚后,丈夫孩子热炕头也满足了。就算她根本不喜欢异性,她也会在父母的逼迫下结婚。因为她根本不具备抗争的精神,也没想过去抗争。因为她没有挣钱的本事,抗争只会让她过得很艰苦。她也没有独立的自我意识,也不想实现什么自我价值。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发展出独立的思想。有了独立思想的人,也不一定有能力实现独立,譬如我,我有抱负,可我没能力去实现。可是,你都有了,你既有不妥协的精神,又有实践它的能力。挫折,只是暂时的。”

“谢谢你呀,开导我这么久。”知音心情舒畅了许多。

“习惯了,我做塔罗师的时候表面上是给人占卜,实际上却是在陪人谈心。我有句名言,不会陪客户谈心的塔罗师不是好的心理医生。其实,我自己也有挺多不顺心的,开导你也是在开导我自己,我现在也元气满满了。”

“其实我也挺羡慕你的,你这么坚强、乐观,我真的比不上你。”知音对莫翊如的好感随着每一次交流的深入而加深。

“可能跟塔罗也有关系吧,我迷茫时会寻求塔罗的建议。”

“你今天给我占卜得很准。多少钱?”

“50元,给你打八折吧。”说完,她收到了知音发的66元红包,“哇,这么多呀!”

“没事,应该的,你今天陪我说了这么久。”

“对了,过几天元旦节是你生日,我送你一副塔罗牌给你当礼物吧!”

“那真的太感谢你了,你有没有喜欢的东西,我送你吧。”

“我想要明日海的明信片,但这个可以去了宝冢再买。”

“今年寒假去宝冢吗?”

“寒假太短了,我想暑假去。”

“我寒假要和阳春一起去。那我先去找地方,然后暑假我带你呀!”

“那太好了,就这么说定了!”

两人结束了聊天,知音顺手翻了翻莫翊如的朋友圈,她平时很少有闲心去看朋友圈。她把朋友圈拉到了底,文字提示只展示半年的朋友圈。知音按时间顺序看了起来,有一些内容让知音很有感触。

2016年8月15日

今天一个高二的学生哭着给我打电话,她说她压力好大,不想活了。这个妹妹自从被我拉入了宝冢坑就常常和我聊天。今天因为一些原因,哭得好伤心,我用塔罗牌给她指引,然后弹钢琴给她听。她说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希望塔罗和音乐可以带给我更多力量去帮助身边的人,虽然我没有找到传说中的变身棒,但我还是想依靠自己的力量去拯救身边的这个小小世界。

配图是塔罗牌中的“星辰”,在繁星的照耀下,一个裸体女子一脚踏进温润的水池里,一膝跪在碧绿的岸上,两手各提一个水壶,水壶里的水向外流淌。这张图代表着希望与治愈。知音虽然不懂牌意,但也能感觉到这张图传递的温暖,就像莫翊如一样。

2016年9月10日

从昨天开始朋友圈里全是同事们晒的鲜花和礼物,我连句口头祝福都没收到。我今年又接高一,新生不认识我,以前的老生都忘了我。哈哈哈哈哈,那我就来纪念一下我的茜茜公主吧,今天是奥地利皇后伊丽莎白去世118年的纪念日……

这条朋友圈配上了三张图,第一张图是历史上的伊丽莎白的肖像,第二张图是元宝冢宙组娘top花总玛丽饰演的伊丽莎白的剧照,第三张是莫翊如在韩国比赛中演唱《我只属于我自己》的照片。知音以为莫翊如是个很受学生欢迎的老师,可为什么教师节都没有学生祝福她呢?

2016年9月21日

今天在课上让学生们欣赏《二泉映月》,我很惊讶,学生们竟然连阿炳都没有听说过。在我小学时,同学们都知道瞎子阿炳。哎……同学们听《二泉映月》时,要么昏昏欲睡,要么交头接耳。我说:“世界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在听见这首二胡曲忍不住跪倒了,他说,这样的音乐只能跪着听。对外国人来说需要跪着听的音乐,我们却忽视它,漠视它,甚至歧视它,这难道不是一种悲哀吗?”今天课前我问学生们,他们是喜欢中国民乐还是西洋古典音乐。有一半的同学说中国民乐,我问理由,许多同学都说是因为爱国。可我认为,是因为我们的民乐本身就魅力无穷,即使外国人也会为此而倾倒。同时也因为我们是中国人,所以我们更应该去了解它,去支持它,让民乐不会在今天失去听众。

配图是小泽征尔在一个纪录片里对《二泉映月》的评价。莫翊如是真心爱着音乐。

2016年10月3日

今天我家宝宝的生理期到了,是我给客户做的占卜。这个客户从前年开始就在占卜她的婚姻状况。每次占卜出来的结果都很糟糕,她自己也叫苦连天,但就是死不离婚。今天告诉我怀孕了,问我该不该生下来。我真的很想知道,跟一个彼此厌恶的人啪啪啪,有快感吗?

配图是一张宝剑八的塔罗牌,一看牌面知音就能猜到了它的意思。牌面是一个女人被八把宝剑包围着,女人眼睛被白布条蒙住,身上也被白布条捆着。知音对这张牌的理解是“作茧自缚”。

2016年10月19日

上周有个学生上课玩儿手机,手机被班主任收了,回家被家长骂了几句后就跳楼了。这周一开大会时,校长反复强调不要收学生手机。平时课上有学生玩儿手机,我都是当场收了下课再归还。现在只能任由学生玩儿了,费再多口舌都没人听。今天教研会上,音乐组的一个同事说,跳楼的就是她任课班上的学生,该班所有任课老师本学期都没有资格评优。尽管学生的死与任课老师无关,但学校有规定,只要学生非正常死亡,所有任课老师都要负连带责任。这位同事教的这个班是全校出了名的烂班,上音乐课更是一堆学生玩手机游戏。同事叫他们别玩儿了,其中一个学生居然威胁她说:"你要是敢收我手机,我就把你整死,再自杀!"同事不敢再管,只能任他们玩儿,可是其他认真听课的学生又责怪她不管纪律。我只能庆幸我没教这到这种班,但这种无可奈何的悲哀却属于全体教师。

看了这条内容,知音明白了,她所面临的困境根本不算什么。老师与学生,父母与孩子看似是最为亲近的关系,实则却彼此为敌,永远不在同一个立场。

2016年11月8日

昨天艺术节审节目,我们几个年轻老师都很喜欢我班上的一个男孩子的节目。他喜欢唱女生的歌,音色也和女生一样。可是领导却否决了他,说男孩子要阳刚,怎么跟娘娘腔似的。真是气死人了!我们解释,这是他天生的音色,类似于假声男高音,领导根本听不懂!这个男孩子和我关系不错,音乐课永远坐第一排还特别喜欢宝冢。他像谦谦君子,温和谦逊。他成绩非常好,可是他告诉我,当他的数学老师知道他最大的爱好是莳花弄草时,就骂他没出息。太过分了!爱花怎么就没出息了?昨天他落选,我安慰了他,他今天送了我一盆他养的多肉,真是可爱的男孩子!

配图是一盆小小的、粉粉的多肉植物,煞是可爱。

2016年12月25日

真是一份无指望的工作……所有利于评职称的事儿都和音乐老师没有半点关系。如果是男老师还好一点,学校会把你往领导方向培养,新进的男同事被安排到了团委办公室,一周只有8节课,他凭职称可比我容易得多。大学里的所有男同学,无论专业有多差,找工作时都能把专业更好的女同学挤下去。如果当初面试主城的那所学校时,面试官可以只看实力的话一定会选择我。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坚持这份工作?

学校歧视弱势学科不说,就连学生也歧视音乐课。在许多学生眼里,音乐课就是拿来娱乐的,我给他们讲课本上的古典音乐或者民族音乐,有那么几个学生咬牙切齿地说:"麻烦放点流行歌嘛!"甚至还有学生在给教师的评价里写到:"莫老师总是把自己的爱好强加到我们身上。"我按照课本上课,竟成了强加?当然,我也可以不按课本上,我大可以迎合他们,上课放几首流行歌,放几部电影,然后等着被查课的老师发现通报批评。

为什么音乐课按课本上课就成了强加?却从来没有学生觉得语文课、数学课是强加给他们的?为什么学生对古典音乐、民族音乐都那么反感,仿佛我是在折磨他们?

是因为我们从来都没有重视过美育。

今天一位同学对我开玩笑说:“莫老师,你是不是要请病假了?”我明白她的意思,因为期末快到了,音乐课会被其他老师占。每个学生都听过这样的话:“今天音乐老师病了,改上数学/语文/英语课。”

连音乐老师都"病"了,学生对音乐的审美又如何不病?

前天在校外的体育场听见几个男生练习rap,通篇都是骂人的话,其中一句“不要再和我说情情爱爱,回去关心关心你妈妈的阴道癌。”这辱骂人的话,竟是那几个少年所认为的音乐。我生气,可是又没有身份去批评他们!

我能做的只有站在讲台上,把真正美的音乐,好的音乐分享给学生们。尽管很多学生如坐针毡,但总有那么几个专注、认真的眼神在鼓励我。有一个搞乐队的男孩子告诉我,他最近常常听巴赫,他说他在创作时可以从古典音乐中寻求灵感。有一个女孩子告诉我,从来没有老师如此认真地讲过音乐课,音乐课上的所有内容她都喜欢,她希望可以去音乐厅好好欣赏……

这大概就是支撑我继续这份工作的原因吧!

读完这篇长文,知音潸然泪下,她更加佩服莫翊如,佩服她对音乐如此忠诚的信仰。她始终在用自己的方式热爱着音乐,无论所处的环境有多压抑有多绝望。

下章预告:
高能来了!俞白决裂!知音之死!
涉及话题: 父权/自杀/音乐/主线高能

Bookmarks

Gift

Readers reviews
Please login first and then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