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天生一对》后续《天生一对》后续

《天生一对》后续

Fan Fiction 同人 保持社交距离 4615 Mar 20,2024
刘恋努力消化着面前一脸纯良的人刚刚说出来的十分具有冲击力的话,她现在脸颊有点泛红,不知道是因为大脑过载还是别的什么。
“你的意思是,明晚月全食的时候你会发情,然后你会像那个小说设定里的Alpha一样长出……性器……”
她有些艰难地从嘴里挤出那两个字,脸上好像更红了几分。
“哇哦,这还真是,意想不到……”
刘恋是真没想到,她一周前在脑子里一闪而过的人兽想法这么快就会付诸实践。
她承认她想过跟狼人形态的于文文做爱会是什么样子,但是她实在是没想到狼人还有ABO第二性别这一说,而恰好于文文又是一名该死的优质Alpha。
她回想了一下狼人那两米多高的庞大身躯,想必那家伙事儿也一定小不了吧……
刘恋开始为明晚的自己暗暗担忧。
吸血鬼会被操死吗。她想。
这玩意儿古籍里可没记载啊。自己要开创先河了吗,也太没面子了吧,被操死在床上的吸血鬼……
于文文似是看出了她的担忧,抓过她的手握住,安慰到
“没事的恋恋,我能控制住自己的,我绝对不会强迫你做什么过分的事的,相信我好吗。”
刘恋看着于文文亮晶晶的眼睛。
“我已经准备好铁链了,明晚之前我会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锁好的,我之前发情都是这么过来的,没问题的。”
刘恋终究还是没忍下心,她抬起另一只没被握住的手轻轻抚上于文文的脸。
“很难受吗?”
“还好……”
“真的吗?”
“真的!”
“别跟我嘴硬昂。”
“……疼”于文文抿了抿嘴,撒娇似的把脸埋进刘恋的颈窝。
“变身的时候,每一块骨头,每一寸肌肉,都在疼,而且发情好难受,克制本能好难……”
刘恋叹了口气,摸了摸于文文的后脑勺。她就知道,一米六八高九十斤重的人,变成那么高大魁梧的野兽,怎么可能什么事都没有,还每个月都要来这么一遭。
“明天我陪你。”是肯定的陈述句,不容置疑。
“但是……”于文文抬头似乎要说些什么,可是那张叭叭的小嘴刚一张开就被刘恋捏住了。
“哎呀没事的,你难道还能弄死我不成,这么不相信我的实力吗。”
月全食当晚
刘恋在门口犹豫了一下,给自己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之后,伸手轻轻推开了房门。
这个房间是于文文特地布置的,用来做满月时的安全屋,房间很大很空旷,连吊顶都比别的屋子高一些,给了狼人充足的活动空间,还做了非常良好的隔音,而且有一扇巨大的落地窗。
眼前的景象很不错,窗外挂着血红色的圆月,月光透过窗户洒满整个房间,照在了于文文身上,狼人肌肉均衡线条流畅的身躯仿佛全世界最精致的雕塑。
她侧躺着蜷缩在地毯上有些急促地喘息着,不时发出痛苦的呜咽,喉咙里传来野兽的呼噜声,在听到开门声之后,她抬头看向刘恋。
“恋恋……”狼人的声音异常嘶哑。
刘恋在地上坐下,示意她躺在自己腿上,又把狼头搂在怀里揉了揉。
“你还好吗?”
于文文没有回答,只是低吼一声,蜷缩得更紧了一些。
刘恋从上到下仔细打量了她一下,这才注意到她身下已然挺立的性器。
坏了。刘恋要收回自己昨晚的话。
她看起来好像真的能弄死我。
虽然她在变成吸血鬼之前已经活了三十多年了,不是没谈过男女朋友,也不是什么未经人事的雏。
但于文文的,确实是有点太夸张了……
狼人的性器看上去完全不像人类的,格外粗长,而且外表是鲜艳的肉红色,更接近犬科动物的样子,现在刘恋十分庆幸那上面没有长些什么该死的倒刺。
于文文呜咽着,抬起头用湿漉漉的鼻子蹭了蹭刘恋的下巴。
“恋恋……”
于文文觉得自己要烧着了,全身上下的剧烈疼痛还没完全散去,又被燎原的欲火焚了身,野兽的原始本能催促着她发泄,但理智又告诉她要克制。
于文文看着刘恋,她在月光下很美,皎洁的银白色光镀在她身上,柔和了她的轮廓。
那是自己的爱人,想要扑倒她,撕扯她的衣服,吻过她每一寸的皮肤,咬住她的后颈,想占有她,想把她打上自己的烙印,想让她永远属于自己直到化成黑灰散去。
于文文越发躁动,绿莹莹的眼中溢出来的爱意与欲望将刘恋裹挟。她起身跪在刘恋腿间,一手撑地,另一只手轻轻地搭上了刘恋的腰。
“可以吗……”狼人有些小心地询问着。
刘恋抚上那只落在自己腰间的爪子,顺着手臂一路向上,摸到狼人的脖颈,不得不说手感真的很好,毛茸茸的,然后托起她的下巴,凑近咬了咬她的鼻尖。
“不用那么小心的,我还承受得起。”
于文文拿到了许可证,有些兴奋地把刘恋扑在地毯上,把狼吻拱进她的肩窝里蹭来蹭去,活像一只大狗,惹得刘恋有些痒。
刘恋只穿着一件宽松的黑色吊带睡裙,里面是真空的,于文文的手钻进裙摆,一路畅通无阻来到胸前揉搓着,掌心的绒毛摩擦着乳头,带来了别样的快感。
于文文另一只手也不消停,肆无忌惮地在刘恋身上游走,摩挲着她敏感的腰窝,还不忘了捏两下她的臀瓣。
“唔……”强烈的刺激与背德感像情欲的催化剂,刘恋小腹一紧,意识到自己的穴口已经开始黏腻,不由得想夹紧双腿,却因为被于文文卡住只能徒劳地盘上狼人精瘦的腰腹。
那覆着细硬绒毛的手在大腿内侧抚摸着,然后曲起手指,用指关节在穴口处打转。那处受到刺激便不断收缩着,吐出更多晶莹,等到手指被体液浸湿,于文文向上抵住了阴蒂,以一种几近残忍的速度缓缓画圈碾磨。
刘恋有些无助地揪紧了身下的地毯轻哼着,快感冲破喉咙化为实质性的呻吟声与月光糅和到一起。
腿间那只害的她意乱情迷的狗爪子突然抽走了,转而托住自己的屁股和肩胛抱起自己放在了一旁的沙发上,然后让自己的脚踩在她的肩上,把头又埋进了自己腿间。
“等一……嗯……”意识到她想做什么的刘恋突然有一丝慌乱,刚想开口阻止便被那条湿软的舌头打乱了方寸。
粗糙的舌头好像不满足于在外面逗弄,又开始在穴口打转,试探着戳次,深入着搅动。
狼人的鼻尖顶着阴蒂,炙热的喘息打在那处,像是微弱的火星传递着于文文的欲火,一路燎燃了刘恋死去已久的冰冷躯体,连脑子也被搅成一滩浆糊,只能哼哼唧唧地绷紧身子迎来这漫漫长夜的第一次高潮。
“恋恋,这个给你。”于文文往刘恋怀里塞了什么东西。
刘恋还没缓过劲来,有些呆滞着低头看去,那是一支润滑液。
“内个,恋恋你自己来吧,我这个指甲有点不太合适。”于文文有些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睛,伸手向她展示着狼人那尖锐的利爪。
“……我可真是。”
“有我这样的女朋友你就偷着乐吧!”
刘恋嘴上泄愤,手却还是听话地打算打开润滑,但又顿了顿,随即一巴掌糊上了正色眯眯盯着自己腿间看的狼人的脸。
于文文嗷了一声,装作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捂着脸。
“不许看!”刘恋有点害羞,但看着于文文难受的样子,还是心软了。
刘恋拍了拍旁边示意于文文坐下,然后翻身跨坐在她腿上,挤了一手的润滑,伸出左手试探着握住了狼人被冷落已久的性器。
好烫。这是刘恋的第一反应。
于文文有些粗重地喘息着,她向上轻轻顶胯在刘恋的手中抽送着,想要以此慰藉疏解囤积了一夜的欲望。
刘恋一边撸动着,一边往自己体内探入了两根手指做着扩张,已经高潮过一次的身体很敏感,泥泞松软的小穴还在吐着蜜液,很快流了她一掌心,还打湿了身下狼人的毛发。
“啊……”刘恋难耐地轻吟,这种姿势下很难安慰好自己的敏感点,也不好往更深处送去,只能又加了根手指企图满足自己,用掌心蹭着阴蒂获取更多快感。
满手湿滑黏腻狼狈不堪地在爱人面前自慰,刘恋听着身下传来的咕啾水声,只能把脸埋到于文文的胸前打算做一只鸵鸟来逃避这羞耻的现实。
“进来吧……”刘恋的声音有些抖,抽出了自己的手指,沉下腰磨蹭着于文文的性器。
于文文早就受不了了,刚刚她看着刘恋跨坐在自己腿上,好看的肩颈线条颤抖着绷紧,一边抚慰自己的性器,一边脸红着扩张的样子,天知道她有多想把刘恋一把按在身下。
现在终于得到了允许,于文文搂住刘恋的腰翻了个身,架起刘恋的双腿挂在臂弯,抵住穴口蹭了几下,便缓缓往里送去。
刘恋不受控地仰起脖子,手胡乱地抓了几下,最后只能紧紧抠住狼人的背,她徒劳地张着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大脑一片空白,好像于文文侵占的不只是她的身体还有她的灵魂。
刘恋觉得自己被一寸寸撑开填满了,充盈的酸胀感包裹着她,狼人硬挺的性器狠狠碾过敏感点,酥麻的电流感直窜天灵盖。
“呃嗯……哈啊……轻……轻点……”
人类的甬道比较浅,吃不下太多,于文文控制着只送进一半,确保刘恋不会被顶得太疼,然后小心地动着腰抽插起来。
刘恋爽到头皮发麻,之前没能得到释放的欲望这次被好好安慰着,她的叫声是最诚实的反馈,越发甜腻勾人。
看刘恋适应良好,于文文也逐渐放肆,抽送的动作慢慢大了起来,一下又一下快速用力地操进去,还低头舔了舔刘恋的唇。
灭顶的快感托着刘恋,轻而易举将她送上轻飘飘的云端,湿软的甬道无规律地收缩着,身体弓起,双腿被架在空中没有着力点只能无助地绷直,随着一声拔高的呻吟,又一次迎来高潮。
身体一下子泻力,摊在沙发上软成一汪水双目无神地瞪着天花板,心里想着自己都去了两次了这该死的狼人怎么还没到。
突然又被捞起来翻了个身,跪在沙发上,手撑着靠背,性器在体内转了一圈,还在不应期的刘恋受到刺激又泄出一声呻吟,腰身彻底软了下去。
刘恋上半身趴在靠背上塌着腰,这样的姿势使得自己的臀部翘起,两人的结合处完全暴露在于文文眼前,一览无遗。
于文文褪下刘恋一侧的吊带,雪白的胸口半露出来,肩胛骨宛如一对漂亮的蝴蝶栖息在她的背上。
一手掐着刘恋的腰,另一只手在她精致的背上来回流连徘徊,描绘着蝴蝶骨的形状。手上的动作很轻柔,胯下的顶弄却不饶人,刘恋觉得于文文可能是想把自己钉死在沙发上做成标本。
理智已经飞到九霄云外了,敏感点被抵着来回碾过,又凶又猛,她把手放在小腹上,感受着于文文的形状在自己体内进进出出,她眼圈通红,生理性眼泪流了一脸来不及擦掉,嗓子快要哑了,含糊不清地叫着,让人看了只想更狠地欺负。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也不记得究竟高潮了几次。被抱在怀里抵在墙上,被锁在窗边逃脱不能,后半夜的香艳剧情已经模糊了。
刘恋只依稀记得,最后一次的时候于文文躺在床上,自己趴在她的身上。于文文终于大发慈悲地放过了她,在最后一次高潮后打算退出去成结。
“射进来吧。”刘恋哑着嗓子嘟囔。她侧着头枕在狼人的胸口,听着那胸腔里擂鼓般的心脏跳动声,那是自己逝去已久的声音。
射进来,占有我,标记我,让我染上你的气味,死都不要放过我。
“恋恋……”于文文紧紧搂着刘恋,侧过头叼住了她的后颈,颤抖着射在了她的体内。
当感受到那股滚烫的时候,刘恋安下心来,终于抵挡不住浓浓的倦意,头一歪昏睡过去,彻底失去了意识。
狼是多次射精动物,正常情况下锁结阶段能持续半个小时,于文文抽出性器,擦干了刘恋脸上挂着的泪痕,一下下轻啄着,等着自己疲软下来。
等刘恋再睁开眼睛,她发现自己眼前是一片雪白的胸脯。
什么玩意,好大。刘恋想。
眨了眨眼睛,意识到自己在于文文的怀里。意识逐渐回笼,想到昨晚的一切,她有点脸红。
环顾四周发现已经回到了卧室,她悄悄掀开被子看了一眼,自己一身干爽像是被清洁过,还换了件新的睡裙,而罪魁祸首于文文反倒不着寸缕,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把于文文怎么着了呢。
浑身酸软疼痛,好像昨晚不是做爱而是被水泥车撞倒在地来回辗轧。
他妈的这狼人我算是见识了。
抬头看了看于文文,睡着的她看起来很柔软,人畜无害,跟昨晚在自己身上肆虐给自己折腾的死去活来的野兽判若两人。
好啊,自己都快被水泥车撞死了,始作俑者却还睡得正香。
刘恋越想越气,一口咬在了于文文脖子上开始喝血,打算补偿一下饥肠辘辘的自己。
“唔……嗯?”于文文被刺痛惊醒,眼睛却还没睁开,迷迷糊糊正疑惑着,随即意识到是刘恋正咬着自己的脖子。
“饿了,别动。”刘恋含糊不清地说着。
“恋恋,昨晚辛苦你了,多喝点吧。”于文文搂着刘恋的手臂又紧了紧,仰着头眨巴着眼睛给自己的大脑开机。
“这还差不多。”刘恋满意地咂了咂嘴。
“行吧,勉为其难原谅你了。”

Bookmarks

Gift

Readers reviews
Please login first and then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