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无性恋第九章(下)众生相/婚姻反思

第九章(下)众生相/婚姻反思

Yuri百合 孤野的无性恋 9060 Oct 13,2021
本章提示
接上篇,继续写众生相。这篇有乞讨者,有残障者,有失聪的同学,有浪子舅舅,有爱捉摸孩子的表叔,有家长理短,有人生百态……埋有伏笔。


07 众生相·乞讨者

新年,老同学们也回宁安了。知音在广场上等同学,广场附近新开了几家饮品店,每一家都门庭若市。广场中心在做刮奖活动,最高奖项为20万元。每一处兑奖口都人头攒动,人们都希望在这个喜气洋洋的节日里,抱个大奖回去。知音凑了个热闹,花了五块钱买了一张券,刮开一看,中了五元。工作人员问她是要五元现金,还是再刮一张。知音选择了再刮一张,这次没有再中。知音笑了笑,好运气只有一次。

这是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候,广场上不仅有卖糖葫芦、凉面、清明菜粑粑、小糍粑等各种小吃的,还有卖气球的,卖自制首饰的,给手机贴膜的。人们都想趁着过年大赚一笔。就连乞讨的,也花样百出,各式各样。

有卖唱式乞讨的,一位妇女抱着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女孩,小女孩用稚嫩的声音合着音响唱着《感恩的心》《世上只有妈妈好》等歌曲。她俩已经连续一周在各种热闹场所乞讨了,知音见过她们好多次。小女孩唱累了就换那位妇女唱。她们乞讨的理由是孩子的爸爸得了癌症。街上乞讨的几乎都是类似的理由,让人难辨真假。知音没有给钱,只是见那孩子可怜,买了一个热腾腾的清明菜粑粑递给小女孩。她蹲下轻声对那位抱着孩子坐在垫子上的妇女说:“我给妹妹买了一个粑粑,先吃吧!”妇女毫无感情地道了声谢,小女孩接过粑粑就吃了起来。孩子留着齐刘海,脸圆圆的,模样有几分可爱。见那孩子真的吃了,知音便离开了。

癌症患者躺地式乞讨的,也不在少数。往往是地上躺一个人,旁边跪一两个人,立一个牌子写着患病情况,家庭困难程度,对好心人的祝福等等。这种乞讨方式,知音在大学附近屡见不鲜。知音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一对六七十岁的老头老太。他俩像一对夫妻,但更像一对乞讨搭档,因为有时候会看见老头躺在地上,老太跪地磕头要钱,有时候反之。刚开始还有学生含着眼泪给一些钱,往后大家都识破了两人的伎俩,给钱的人越来越少。

如果说前两种乞讨方式还比较真诚或者说是“专业”,那么像那种“借路费回家”式乞讨就显得太生硬太业余太不能博得同情了。这种乞讨者常出没于车站、火车站附近,他们通常是学生模样。往地上一跪,有的干脆连跪都不跪,就往地上一蹲,用粉笔在地上写几个字“借两块钱买个包子,再借十块钱回家!”就这么两句简明扼要的话!像这种讨钱方式,知音也在广场上看见了。乞讨者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蹲在一个路口,面前只写了四个字“借钱吃饭!”知音心想,这也太不敬业了,都懒得多写几个字。看着那乞讨者的两个黑眼圈,知音猜测恐怕不是要钱回家而是去网吧。知音可真想给他两个包子,看他是真饿还是假饿,但知音没有那么做,她还是宁愿给那个卖唱的小妹妹买一点吃的。

以上的乞讨方式都是最常见的,但今年广场上有一种不常见的乞讨方式。这个人不卖惨,也不说要钱。他穿了一身济公的衣服,拿着一把破扇子,全身都涂成了古铜色,摆了一个造型,一动不动。哪怕站在他身边,也会把他当成一尊雕像。知音路过他身旁,看周围有许多人在围观,知音心想着广场上啥时摆了一尊铜像。她正想着,那铜像竟然动了一下,作了一下揖,知音被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地上写了“好人平安”的字样,字旁有一个投钱的容器。知音这才知道这又是一类乞讨方式。那济公一般不动,有人给他打赏,他就会作揖。有两个淘气的孩子见他一动不动,便去玩儿挂在他身上的葫芦,孩子的家长连忙制止并向他道歉。只见他和蔼地示意孩子可以玩儿。知音见他有意思倒想给几块钱,可是她没有现金。他不像别的几位乞讨者出示了微信二维码。如今,连乞讨都得与时俱进。

乞讨者这么多,知音除了给小女孩买了一个清明菜粑以外,没有再施舍过一分钱。以前的她不是这样的。以前的她只要一见乞讨者必定给钱。

上小学时,一次放学的路上,她看见一个在乞讨的女孩子。女孩子十来岁,头上裹着白布,跪在地上,啜泣着,眼睛红红肿肿的。她要钱的理由是家人生病了。善良的知音见了很是同情,可她身无分文。她想起卧室梳妆台下的柜子里有一笔属于她自己的存款,是平时省下的。她对女孩子说:“小姐姐,你在这里等等我,我回去拿钱。”说这话时,她还有些紧张,脸都涨红了。女孩子并没有什么回应。知音没有在意,马不停蹄地跑回去拿钱,生怕送不到女孩子的手里。知音气喘吁吁地从柜子里找出了钱,一共二十块。她拿了十块钱飞奔而去,她把钱递到女孩子的手里,女孩子轻轻道了声谢。每天一元零花钱的知音也不知要攒多久才攒得出十块钱。她毫不犹豫地给了陌生的女孩子。知音很开心,很骄傲,她觉得自己做了好事。

妈妈多次告诉她,不要把钱给路边的乞讨者,他们有的是骗子,可是知音觉得他们是真的有困难。有一次,知音把买早饭的两块钱给了路边的乞讨者,妈妈笑她傻,宁愿自己不吃饭都要捐给别人。可知音心里开心呀!

随着知音年龄越来越大,她也发现了乞讨者们并不都是可怜人。六年级时,她在广场看见一个中年男人跪地乞讨,理由是钱被偷了,讨钱回家。那人好手好脚,并不需要依靠乞讨。她试探性地问那个男人为什么不去找份工作。那男人嗫嚅地说了些牵强附会的理由。知音觉得不太对竟,她给了两个可行的建议,找一个饭店打工挣路费,或者打个电话让家里人想法儿送钱。这两个办法怎么着都比跪地要钱好。那男人支吾了一会儿,知音觉得更加不值得相信。

后来,她见过许多乞讨者,也听过许多揭露乞讨骗局的事,那个见人乞讨就给钱的知音再也不会回来了。她不想用善良去养活那些“懒惰者”“欺骗者”!她更愿把钱给值得帮助的人。

高三暑假的某个夜晚,她看见街头有人唱歌,歌者是个和她年龄相仿的男生。他拿着吉他自弹自唱,吉他的盒子摆在地上,里面装着路人打赏的钱。男生和一般乞讨者不太一样,他没有指明要钱,只是认真地唱歌,并且唱得很不错。知音认为他不是乞讨者而是一位卖唱的歌手。她给了钱,听了一会儿便走了。第二次遇到这位歌手时,他已经唱完收拾行头了。知音没有听见他唱,但是也给了钱。男生有些惊讶,道了声谢。知音问他是不是学音乐的,他说不是。知音主动和他加了qq号。通过qq号她了解到,那个男生是一个音乐爱好者,他想上音乐学院却上不起。他读了别的专业,为了攒学费,背着吉他在好多城市里卖唱。他知道知音考上了音乐学院以后,他给知音听了他自己写的歌。歌曲虽不是知音喜欢的风格,但是知音很欣赏这种靠自己挣钱的生活方式以及他对音乐的热忱。尽管她和男生的交流没有持续下去,但是给他钱是值得的,那种给予不再是施舍。

看着这广场上形形色色的乞讨者,谁真谁假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知音不会再轻易施以钱财,她的善良再也不会那么廉价。



08 众生相·残障者

知音的同学游真来了,她是一个小个子的姑娘,比知音矮了大半头,五官长得也小巧并且缩成一团。知音觉得她像幼儿园的小朋友。知音和她许久未见,见她来了,两人浅浅地拥抱了一下。游真见到知音很开心,嘴里发出混浊的笑声。因为从小失聪的缘故,她说话的声音也不是非常清晰。广场上很吵,知音低头在她耳边放慢语速问她需不需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游真提议去乡村基。这个时候也就只有乡村基还能找到座位了。两人坐下后,游真从背包里拿出了两瓶酸奶、一包薯片还有一包瓜子,两人边吃边聊。游真现在就读于重庆的一所师范学校,所读专业是针对失聪学生的,老师会教手语。平时上课,老师会一边讲一边用手语表述。

知音用手语表达了“请坐”“谢谢”“我爱你”“你家在哪儿”。她问游真她做得对吗,游真很惊讶知音竟然会手语。

知音如是说,小学的时候,有一个残疾人歌舞团到县城来表演,她随父母一起去观看。当她看见失腿的人跳舞,失聪的人表演杂技,失明的人表演书法时,一种肃然起敬的心情驱使她不断地鼓掌。失聪的演员们表演完后,主持人让观众们把双手举过头顶,四指弯曲竖起大拇指然后朝下动一动。这便是手语中“谢谢”的意思,这是知音学到的第一个手语。那天观看完演出后,知音便对手语产生了兴趣。她回家在电脑上找了一些视频资料学了一些常用手语。

时隔多年,知音忘了许多,但是她没有忘记那些残障表演者带给她的震撼,也没有忘记对残障人应该给予的尊重。所以,当她高中得知游真失聪时,她不仅没有疏远她,还主动和她当同桌。她对游真说话总是很耐心,也愿意听游真说话。

游真生日时,知音送给她一只长得像她的洋娃娃。知音带她去琴房,为她弹奏了一首《甜梦》。知音弹得并不很好,她也不知道带着助听器的游真听到的是怎样的音响,但游真一直微微笑着,像可爱的孩子。游真学习很努力,成绩也不错。知音数学差,她总是耐心地在草稿纸上给知音写出演算过程。高二分科,知音选了文科,游真选了理科。分别时,游真依依不舍。知音走了,她就没有可以倾诉的人了。高二上期,她亲手折了一盒五颜六色的樱花给知音,并附上了信笺:

这是我亲手做给你的樱花,代表我和你纯洁的友情,原谅这迟来的樱花,原谅我的缓慢,原谅我笨笨的。其实我就像一个小朋友,我内心渴望他人的关心、呵护,我的内心很脆弱,不堪一击。好希望,你陪伴在我身边。好希望,你时时关怀我。我真的很感谢你给我留下了一段美好的时光,给了我精神上无比的安慰。真的,我很开心。我,像那个处在浩海中渺茫的小礁石,无依无靠任凭浪花拍打带来痛楚,谁悲怜呢?音,只有你,我精神的寄托。依偎在你怀里,好温暖。我好怕,好怕伤害,好怕难过,好怕眼泪流出。有你在我身边的那段时光,我好怀念。我把它放在内心深处,时时恋想。

知音一直珍藏着游真所送的这份洁白无瑕的礼物。她问起游真的近况,游真说她的耳朵越来越不好,带上助听器也听得很吃力。她和父母关系也不太好,她觉得父母一直嫌弃她,常常和父母发生矛盾,以至于不想在家里住。知音帮不上什么忙,只能说些话宽慰她。

两人东拉西扯谈了许多,乡村基里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嘈杂。两人的交流也受到了一些阻碍。知音想着新城人少些可以去散散步,两人便去乘公交车。公交车上只有两个空位,知音所坐的位置是“老弱病残”专坐,知音坐上后感到有些不自在。车开了几站,终于上来了几个老人。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婆婆刚好站在知音身旁,知音赶紧起身把座位让给老婆婆。老婆婆慈祥地向知音道谢。她颤巍巍地走向座位,正要坐下时,一个身体健硕的老头一屁股把位置占了。

顿时,一股怒气涌上心头,知音嚷了句:“我是让给这个婆婆的!”

那老头毫不客气地回道:“这个座位你买了吗?我还不是七八十岁的老头,我凭什么不能坐?”

知音正想理论,老婆婆拉着知音劝道:“没事的,小姑娘,谢谢你,你是好人!”

知音见那老头一脸横样,也不想和他发生冲突。老婆婆不停地向知音道谢,并轻声骂了那老头两句。知音见老婆婆有些站不稳,便扶着她。比起这位老婆婆,那老头明显身强力壮。没过几站,知音要下车了,老婆婆对知音说:“好人一生平安”。知音嘱咐老婆婆小心一点。

游真目睹了刚才的一切,她看见知音气得快掉眼泪的样子,轻轻地拍了拍知音的背,安慰了她几句。两人散了一会儿步,知音的心情才平缓下来,但凡那个老头客气一点,知音也不至于气成这样。

人呀,总是奇形怪状的!




09 众生相·婚姻

过年,总少不了亲戚聚会。和往年一样,聚餐定在了宁安老火锅店。亲戚们共围了两桌,男人一桌,女人一桌。男人那桌有知音的爸爸、外公、舅舅、两个舅公和两个姨爹。男人们推杯换盏,把酒言欢。

女人这桌有知音、妈妈、外婆、两个舅婆、三位姨婆和三个姨妈。年龄最小的姨妈也结婚了。她只比大知音8岁,两人关系不错。她是妈妈这边的亲戚里学历和工作最好的。前两年还听她说,女人不能着急结婚,要多享受几年青春,然而此时她的女儿已经半岁了。另外两位姨妈的女儿都上幼儿园了。

女人这桌,那可真是热闹非凡。三位姨妈和几位姨婆们,轮流抱、哄、喂三个小妹妹喝奶或吃饭。小姨婆抱着小孙女儿喂奶粉,抱得久了,胳膊酸了,催着小姨妈赶紧把饭吃完,好去替她。另外两个能跑能跳的小家伙儿,正玩儿得起劲儿。两位姨婆在帮小孙女儿们把菜吹凉,两位姨妈在火锅店里追着小家伙儿,连哄带求地央着小祖宗们吃饭。除了知音和妈妈,这桌上,就没有几个坐着的人。知音望了望男人那一桌,又看看自己这一桌,真是好一顿其乐融融的团圆饭!

知音看着男人那桌,发现少了二姨妈的老公,便问道二姨爹怎么没来。

只听见二姨妈恨恨地说:“哼!谁要他来!一天逼着我管妈老汉儿要钱!他自己从来都没找他爹妈要过钱!凭什么买车只要我这边出钱!”

二姨妈的母亲也附和道:“是呀,不晓得怎么回事!这女婿就想敲丈母娘家里的钱!”

“哼!那天跟他吵到气头上,你们猜他说了句什么!他竟然叫我妈再重新嫁个男人!我老汉儿好生生的,他说的什么混账话!”

知音回想起二姨妈婚前,二姨爹在酒桌上亲口说要爱二姨妈一百年。这才过了几年,也不知爱到哪里去了。

亲戚们又说了些话,忽然听见小姨妈的女儿哭了起来,小姨婆赶紧接过外孙女儿哄了起来。小姨妈苦笑着对知音说:“想起以后,好恼火!”

“谁让你要结婚。”

“没办法呀,女人都要过这一关。”

“我不需要。”

“你现在还是一个人?”

“我还能变成半个人呀?你结婚怎么都不告诉我?”

“婚礼你没来呀?”

“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结的婚。你说你怀孕时,我都被吓着了!”

有人结婚,就有人离婚。知音的舅舅前年离婚了。舅舅是个浪子,在知音的记忆里,舅舅的存在是零碎的。

知音四五岁时,舅舅在发廊工作,他常常睡到中午起,然后才去上班。他和发廊里一个女人谈恋爱,他把女人带回家。女人对知音很温柔亲切。大人让知音管那个女人叫舅妈。知音不肯叫,知音说她已经有妈妈了,怎么又来一个妈妈。大人们忍俊不禁。那个女人确实没有成为知音的舅妈,因为舅舅后来又带了别的女人回来。

舅舅的女人缘一直不错,尽管舅舅没有正式工作,长得也不帅,但总有女人掏心掏肺地对他。

舅舅在知音小学时就行踪不定了。知音有一天回外婆家吃饭,家里来了几位不速之客,是老两口带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姑娘叫纯儿,怀有身孕。舅舅不仅辜负了纯儿的感情,还骗了她钱,她联系不上舅舅。老两口气不过,带着纯儿上外婆家讨个说法,可是外婆也不知道舅舅去了哪里。老两口很生气,气得边骂边掉眼泪。知音听见纯儿对外婆说,她只想要舅舅回来,别的什么都不要。

这件事怎么收场的,知音就不知了。她只知道外婆流了好多眼泪,想尽办法联系舅舅。外婆耳朵不好,打电话听不清声音,她就让知音帮她写短信骂舅舅。知音只记得一句话:“你不要当面是人,背后是鬼!”

这件事结束后,舅舅又杳无音讯了。很多年过去了,外婆已经当这个儿子死了,家里也没有人提起过舅舅。只是知音在外婆家里找到舅舅曾经的笔记本,笔记本上有他摘抄的诗句,还有他自己写的诗。听妈妈说过,舅舅读书时,成绩很好,文笔也不错,要不是被几个狐朋狗友带坏,现在也该成家立业了。笔记本中间有一页,是舅舅抄的歌谱——《烛光里的妈妈》。

舅舅回来时,知音已经高二了。舅舅是带着舅妈回来的。舅妈是广东人,才28岁,比舅舅小了整10岁。舅妈个子小巧,眼睛不大略往里凹,显得很深邃,有些像泰国人。舅妈很温柔,笑起来甜甜的。舅舅在外流浪了许多年,样子沧桑了许多,但气质依旧吊儿郎当。知音觉得舅舅配不上舅妈。

知音问舅舅这么多年到底经历了些什么。舅舅说,他这几年走遍了大半个中国,能干的职业都干过,还收过保护费,因此坐了几个月牢。牢里的生活很规律,每天七点起床,跑步,干活,他干的活是穿电灯泡,中午休息一小时,下午接着干活。得罪了监狱里混得好的犯人,还会被打。只有坐过牢的人,才会真正懂得自由。

知音又问舅舅怎么找到舅妈的。舅舅说是在网上认识的。知音问舅妈为什么会选舅舅。舅妈说因为舅舅对她很好。确实,在生活上舅舅很体贴舅妈,但舅妈并不知道舅舅坐牢的经历。舅舅嘱咐知音不要说。

舅妈实在是个温柔贤惠孝顺的人,她和知音外婆相处得很好。外婆说,舅妈非常勤快,总抢着做家务做饭。外婆身体不好,舅妈主动帮外婆按摩、泡脚。外婆提起舅妈总赞不绝口,她说知音妈妈可从没这么贴心过。外婆也是个好人,舅妈虽抢着做家务做饭,但外婆并不常常让她帮忙。外婆说,舅妈离乡背井跟着舅舅,如果委屈了她,她远在广东父母该多心疼。

舅妈在一家珠宝店找到了工作,工作后,外婆便极少让她承担家务。舅妈找了工作,可是舅舅却游手好闲。舅舅说自己身体不好,脸部都浮肿了,要养病。舅舅在家休息了一年,外婆没让他干一点事儿。知音妈妈指责他整天无所事事,还指着老婆挣钱养家。

舅舅病了倒是真的,多年来,不知交往过多少女人,他的生育能力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外婆外公年事已高,他们对孙子并没有执念,况且已经有知音这个外孙女儿了。舅舅说,要不就丁克,可舅妈想要孩子。为了要孩子,两人好一阵忙活,一会儿说要先把病治好,一会儿说做穿刺,一会儿又打算做试管,但最终都落空了。

外公说,舅舅之前算过命,命里是有一个孩子的。舅舅确实曾有一个,就是当年纯儿姑娘怀着的那个,可惜舅舅不负责,孩子也被流掉了。一切,都是他自己造的孽!

离婚的主要原因就是没有孩子。知音挺喜欢舅妈的。舅妈不仅好相处,对知音也不错,每年过年都给知音一个大红包,尽管她挣得并不多。知音是舅妈已经离开后,才从妈妈那里得知离婚的消息。知音觉得对舅妈来说离婚不是坏事。

舅舅本就是浪子,也不知是否真的回头了。他走南闯北多年,没有攒下一星半点的钱财,舅妈跟他只能和外婆外公同住。舅舅工作也不稳定,只暂时谋了份开出租车的工作,未来也不知何去何从。舅妈远嫁,父亲生病也没能回去照顾,家里还有正在读书的弟妹,全家都指望着她。于舅妈而言最重要还是孩子,她想要孩子。

他们离婚很顺利。虽然在一起时感情不错,但舅舅对于离婚没有表现出任何伤感。知音在舅舅的微信朋友圈里,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舅舅刚离婚那段时间,转发了许多在知音看来很可笑的文章,诸如:“拜金女后悔抛弃农村小伙”,“女人,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同甘共苦你不陪,荣华富贵你不配”……

直到去年过年时,舅舅才发了一条不同以往的文字,“今年重庆的冬天格外冷,只因为少了一个人……”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今年春节,舅舅又要结婚了。经朋友介绍,舅舅认识了一个女人,女人四十岁左右,离异,有一个读大一的儿子。过年时,他们相识三个月,舅舅带她回来了。知音不知该如何称呼,舅舅让知音叫舅妈。同样的,新舅妈也是温柔贤惠型的女人。身材非常纤细,长相很温婉,说话声音柔柔的。新舅妈来外婆家时,墙上还挂着舅舅和前舅妈拍的婚纱照。知音感到有点尴尬,把舅舅叫到一旁说,怎么还没把照片取下来,让舅妈看见多不好。舅舅笑笑说,舅妈人特别好,很善良,不介意这些事。确实如此,舅妈看着照片也没往心里去。外婆向来是随和的,见了舅妈十分热情地招呼,做了一桌子好菜。吃罢饭,舅妈主动收拾碗筷,外婆连忙拦着,说哪有第一次来就干活的,但外婆拗不过舅妈,只好笑着从了她。

知音妈妈很放心,新弟媳也是个好相处的人,肯定和外婆合得来。知音很不解,舅舅到底有什么魅力,为什么他总能找到脾气好还贤惠的女人。他们打算选个好日子去领结婚证,然后请亲朋好友吃一顿。

有人结婚,就有人离婚。这回轮到表叔了。知音从小就不喜欢表叔,表叔是个胖子,长相有点凶。在知音小时候,表叔总爱“欺负”她,把她“欺负”到哭为止。那时表叔大概二十多岁,他常常把知音抱到窗台边上吓唬她,要把她扔下去。有时拿剪刀在知音耳朵旁比划,说要把她耳朵剪下来。他还把知音的气球一掌拍爆,抢走知音的金箍棒。在乡下玩时,他打下来一只鸟,把死鸟拎到仅两岁的知音面前,吓得知音连哭带嚎。

知音从小就不喜欢表叔,她只要一见到表叔就会哭。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指责表叔。父母、奶奶、姨奶奶,都说表叔是喜欢知音才会逗她。没有人在意知音被吓得哭叫不止,没有人在意知音一见到表叔就心生恐惧,没有人在意表叔的恶作剧会给一个幼童留下多少不可磨灭的伤痕。那些大人们自以为是的“逗”,于孩子来说充满了恶意和伤害。那些数不清的“逗”,只是大人们为了满足自己的恶趣味。

最让知音生气的是,表叔总爱管知音叫狗屎妹。因为几个月大的知音在床上拉了屎,当时她刚洗完澡还没穿衣服,妈妈拿着衣服回来,看见知音抓起自己拉的粑粑往嘴里送。妈妈气得够呛,也不知她吃没吃。这事儿当然在亲戚中传开了,表叔便给她起了狗屎妹的外号。幼儿时期这么叫也就算了,知音上小学高年级了表叔还这么叫。一次知音放学时,表叔路过学校看见知音脱口而出一句“狗屎妹”,过路的学生听见了都在笑。知音尴尬得想钻地缝。她回家告诉爸爸,她不想听表叔叫她狗屎妹,这让她很没面子。爸爸却指责知音说:“这么小就想听奉承话!”知音很难过,她只是想要一点尊重,表叔叫她名字就可以。她话说得无比清楚,可爸爸偏认为她是要听奉承话。在大人眼里,孩子就不该有自尊。

尽管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已经过去多年,但是知音依旧认为表叔年轻时太幼稚,太不懂事。

表叔的妻子,知音倒很喜欢。表婶娘是一个幽默风趣的女人,随便说一句话,都能把知音逗得哈哈哈大笑。她生完孩子后,身材就发胖了,减肥多年也没有效果。但俗话说“心宽体胖”,表婶娘在知音印象里一直是个豁达开朗的人。姨奶奶也这么说。表叔、表婶娘和姨奶奶一块儿住,婆媳关系也较为融洽。当表叔提出离婚时,姨奶奶很反对。她说,表婶娘那个人挺不错,有时候受了委屈也不抱怨。

知音是从妈妈那里得知表叔已经离婚了。表叔给出的理由是,结婚这么多年,表婶娘从没有给他洗过一件衣服。但妈妈认为肯定是借口。妈妈曾撞见过表叔和他单位上的一个年轻女孩逛超市,妈妈猜测估计是有外遇了。

离婚后,表叔确实和一个年轻姑娘交往,还为那个姑娘减了肥、戒了烟。表叔要和姑娘结婚,姑娘提出了两个条件,一是不生孩子,二是表叔的儿子不许跟他们一起住。

表叔的儿子也是个大胖子,胖表弟上初一,被判给了表叔。表叔和姨奶奶都答应了姑娘的条件。姨奶奶认为,反正已经有一个孙子了,再生一个也没精力去带,孙子跟她住就行,表叔和姑娘可以搬到新房去。表弟要是知道他爸爸为了后妈不要他肯定得气死。知音有些同情表弟,这个孩子从小就沉迷电脑游戏,父母、奶奶都很纵容他。一放假,就从早到晚坐在电脑前。父母离婚后,他对游戏更加依赖上瘾,整个寒假,知音都没有见过他。他为了打游戏,从没出过门,连饭也不好好吃。知音预感,表弟要完了。

知音问起表婶娘的情况,妈妈说,听说是找了个五十多岁的老头。为什么男人离婚了就可以找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女人离婚了就只能找老头!知音再也见不到那个曾逗得她哈哈大笑的表婶娘了。

年,就在这些家长里短中过去了……


下章预告:阳春的身世如何?她为何如此坚持男女平等?三八妇女节有怎样的?含义?
涉及话题:三八妇女节/女权主义

Bookmarks

Gift

Readers reviews
Please login first and then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