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无性恋第四章 音乐/理想/歌词/主线

第四章 音乐/理想/歌词/主线

Yuri百合 孤野的无性恋 8597 Sep 06,2021
本章提示:
“近三十年的孤独,钢琴是唯一的恋人……”
知音对音乐理想的追求使懦弱的她有了反抗父亲的力量,并让她第一次吸引了白阳春的关注。
01 大学
暑假终于要结束了,她从未如此期待过开学。开学前,她特意买了家乡的特产豆干,想在教师节时送给叶老师,也希望能有机会送给白老师。
从开学第一天早上8点到第五天晚上8点都是选课时间,但是热门的课很快就会满额。
早上7点,知音就没有了困意,她打开电脑准备选课。室友们还没有起床,寝室安静得能听到自己紧张又兴奋的心跳声。7点40分左右,许筠醒了,她叫起了另外两人。大家都打开电脑准备抢课。按照学校的要求,这学期要选一到两门专业选修课。还有五分钟就要开选了,但是知音却怎么也登录不进选课页面,其他几人也同样。因为选课人太多,网络繁忙,大家只得不停地刷新页面。
选课时间已经到了,终于可以登录选课系统。她手指微颤地点着鼠标,点进了白老师的课程《歌曲写作基础》。不幸地,提交选课申请时网络又卡了。知音急得想把电脑摔了。她问室友们的情况。吴瑕已经放弃白老师的课了,她怕抢不到白老师的课又误了选其它课的时间。杨煜听了吴瑕的话也赶紧先选别的课。许筠倒是运气不错,提交了几次,竟然成功了!知音的电脑突然死机了,她差点没哭出来!她央求许筠帮她选,可是当许筠用知音的信息登录系统后,白老师的课已经满额了。知音绝望得哭出了声。
许筠不解道:“下学期再选就是啦,哭个什么呀!”知音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杨煜提醒道:“你快选别的课吧,不然学分不够。”
知音只好选别的课程,看到有一门课程是《音乐与戏剧》,这令她非常感兴趣。提交时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便问许筠:“白老师的课是周几?”
许筠说:“周一早上八点。”说完又抱怨了一句,“哎,又要这么早起床!”
知音一看《音乐与戏剧》是周四早上八点,便提交了选课申请。接着,她给叶老师发了微信,说周一周四早上都已经排了课,声乐小课需要排在其它时间。
第二周选修课开课了,周一早上6点多知音就清醒了,这么早起床肯定会吵到室友。她在床上辗转反侧,等到了6:50便起床了。许筠还在熟睡中,知音叫了叫她,得到了一声敷衍的“马上”。
7:20左右,知音已经梳妆完毕,可许筠还赖在床上,她连叫了许筠几声。
许筠不赖烦地说:“我等会儿再起来!”
知音问道:“白老师的课在哪间教室?”
许筠这会儿清醒了些,疑惑地问道:“你不是没选上她的课吗?”
“我想去蹭课。”
“你可真是学霸!你等我,我起来了!”
许筠磨磨蹭蹭地收拾着,知音有些不耐烦。她从小急性子,不管做什么事都从不迟到。她不喜欢等人,也不喜欢让人等,所以她常常独来独往。
一直到7:50,两人才出了寝室。知音已经心急如焚,后悔不该等许筠。许筠却不以为然,迟就迟了呗!学生宿舍靠近南门,教学楼在北门。从寝室走到教学楼,按知音的速度十五分钟是能到的,但按许筠那拖拖拉拉的步伐肯定要更久。知音等不急了,拉着许筠马不停蹄地往前跑,跑得许筠上气不接下气,终于在8点以前赶到了教学楼。
两人走进了教室,教室已经坐满了人,她们只在最后几排找到了两个空位。知音心想,白老师果然受欢迎,八点的课也能来这么多人。8点钟,白老师走进了教室。她今天的穿着偏中性,宽松的格子衬衫,最后两颗扣子没有扣上而是将两边衣角系在了一起,袖子挽到了小臂处,看起来很精神。
白老师对课程作了简单的介绍:“谢谢大家选修这门《歌曲写作基础》,这是一门专业选修课,占两个学分。本科期间,专业选修课一共要修满10分。”教室很大,声音在扩音器的传播下清晰明亮,“学院开设的专业选修课一共12门,同学们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选择了我的这门课?”
一个女生的声音:“学姐推荐的。”
一个男生的声音:“因为老师长得好看,又有气质。”说完,大家都笑了。
白老师也笑了笑,问: “还有别的原因吗?”
一个女生的声音:“想听你弹钢琴。”
“谢谢,有喜欢作曲的吗?”
“有!”几十个声音,不约而同地响起。
“很好。有没有为了凑学分来的?”
“有!”安静了几秒后,响起了一个调皮的声音。
“如果是为了凑学分的话,我这门课恐怕不太好过。我没有点名的习惯,所以以后上课都不点名。”底下传来一阵欢呼,白老师接着说,“期末考试的成绩由两部分组成。期末上交一首作品,占60%,平时作业占40%。我不点名,但是缺课三次以上就不太可能跟得上进度。期末的作品必须按照我教的内容和要求完成,不符合要求或者抄袭剽窃的,是肯定不能合格的。”说到这里,不少学生发出了焦虑的叹气声。
“也不要太紧张,只要每次都来了并且听课了,合格是没问题。但是专业选修课和绩点挂钩,所以还是要努力取得更好的成绩。本课没有教材,需要大家做好笔记。如果平时上课玩儿手机的话,是很难补救的。”
许筠对知音抱怨道:“早知道就不选这个课了!被坑了!”
知音劝道:“这说明白老师很负责呀,肯定能学到东西的。”
许筠不屑道:“我就想听她弹琴,我才不在乎会不会作曲。不挂科就行!她要是长得丑,弹得再好,我也不会来!我颜控!”
接着,白老师弹奏了一段她创作的歌曲,同学们听后都意外极了。
“你们听过这首曲子吗?”白老师问。
“当然听过,这是电影《茧》的主题曲,我特别喜欢!”一个学生说道。
“那你们知道这首歌的曲作者吗?”
“我只知道这是阿雪唱的。”另一个学生回答。
“所以,你们只关注歌手,从来不关注作曲家?”
同学们都羞愧地点点头。
“那么,希望同学们以后在听音乐的时务必关注作曲家。用个不恰当的比喻,如果说作曲家是设计师的话,那么歌唱家、钢琴家就只是施工工人。任何建筑都离不开工人,但是也离不开设计师。所以,同学们把掌声送给歌唱家、钢琴家的同时,也应该对音乐的创作者——作曲家与作词家致以敬意。”
然后,白老师将自己的代表作展示在了ppt上。其中不少作品都是近几年非常经典的影视插曲,但同学们大都只知其歌手,不知其作者。
这堂课上,白老师讲了一些歌曲写作的基本理念,又在同学们的热烈请求下即兴创作演奏了一些音乐片段。
知音听得入迷极了,下课后,还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许筠感到十分不解。知音说很想学作曲,以后每节课她都会和许筠一起来。
02 媚俗
周四的课是《音乐与戏剧》,知音同样没有迟到。上课的老师是严老师,严老师刚升为主任,她对学生向来严格,对逃课深恶痛绝。8点钟,严老师准时点名。八十多人的大课至少有二十人迟到。严老师都一一记录下。她强调了纪律,迟到半小时以上算作旷课,旷课累计到3次,平时成绩为0分,5次以上视为挂科。知音知道,教室里肯定又充斥着许多无声的怨言。
大学是最容易让人感到迷茫和令人堕落的阶段。高中时期,人们还可以为了取得好的成绩,考上好的大学而努力听课。但大学的考试可以靠着几个通宵的不眠或者舞弊蒙混过关,只要不挂科,只要顺利拿到毕业证、学位证即可,听不听课不重要。
即使是严老师的课,即使严老师的要求严格,同学们依旧玩儿手机的玩儿手机,打瞌睡的打瞌睡。严老师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在大学是常态,无论怎么严格要求,总会有人想尽办法偷懒。
白老师虽然可以靠着自己的魅力吸引学生来上课,但她也要用不来上课就无法完成作品这样的话,迫使学生不得不去上课。
寒窗苦读十余载,正是为了可以坐在大学的教室里。可是真的坐在了大学的教室里,学生们却拒绝着老师所讲授的知识。一些人不在乎知识,只是为了那一张文凭。虽然认真学习的人也不少,但他们更加关注自己的专业技能课,对于选修课或者一些公共课就没有放在心上。大学里有不少课程确实不符合实际,纸上谈兵,甚至有的课程只是为了让学生修满学分而开设。
知音感觉到了虚无。学生的虚无,老师的虚无,大学的虚无,世界的虚无。
她听到有同学小声庆幸道:“还好我不怎么逃课。”然后趴在桌子上专心致志的玩手机。
这让她想起了米兰·昆德拉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里关于“媚俗”的理论。这堂课里的所有人和这堂课存在的本身,都是为了“媚俗”。
周末,知音去图书馆里借了几本关于作曲的书。她担心自己太笨会听不懂白老师讲的内容。
无论学生还是上班族都会有周一恐惧症。这种症状会在周日的晚上发作。知音也有这种病,在她念中小学时,每到周日下午就会感到胸闷气短。许筠比她更严重。
微信上,许筠给知音发了一条消息:“你明天可不可以帮我去上课?”
知音回复道:“怎么啦?”
“我在陪我樊哥,今天不想回寝室。”许筠写道,还带了两个害羞的表情包,“我明天只有早上的作曲课,我想后天一早再回来就可以多陪樊哥一天。”
“可以不去呀,白老师又不点名。”
“我的意思是,你以后帮我去上课吧。反正你也想学的嘛,课堂作业和期末也帮我一下,好不好?”许筠用语音说道,语气十分诚恳还有些楚楚可怜,“你随便写,只要及格就可以啦。你有没有什么选修课不想去?我帮你去。”许筠知道不能白让知音帮她去上课,便提了这个条件。
知音回复道:“你不用帮我上课,我帮你就是了。”她不放心许筠去帮她上课,一怕被老师发现,二怕许筠考不好会害她挂科。
许筠欣喜若狂,一连发了十多个哈哈大笑的表情包又发了一连串感谢、亲吻的表情包,并承诺每周都会请知音吃饭。知音同意了。如果一点回报都不要,知音怕许筠会得寸进尺。
许筠算是给她带来了一个快乐的麻烦。她揣着一颗怦然跳动的心准备着要送给白老师的特产。托许筠的福,这份礼物总算有送出去的机会了。
03 阳春白雪
第二天,知音依旧早早的起床,化妆。她是在高三艺考期间学会化妆的,本打算上了大学就天天画,可因为技术不好被同学嘲笑了,日常生活中就画得少了。上学期,白老师的音乐会结束后,很多美丽的女孩子都去找白老师合影,拍出来的照片让她很羡慕。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从她有记忆起,妈妈就是个会把自己打扮得很美丽的女人。她从小就为有个漂亮妈妈而骄傲。可惜她没有遗传到妈妈的美貌,她童年时为相貌自卑。妈妈说她不丑,只是眼睛有点小,长大了学会化妆就好看了。现在长大了,她觉得可以好好打扮一下了,暑假时专门练习过化妆。
画好眼线,贴好假睫毛,戴好美瞳,自己原本小小的、单眼皮的眼睛变得又大又亮。描上眉毛,涂上口红便完成了整个妆容。她不喜欢眼影和腮红,现在的妆容已经令她满意了。化好妆,她心情非常好,果然看见美丽的事物会让人心情舒畅。她是个极爱美的人,她不仅仅爱外表的美,她更爱艺术的美,智慧的美,自然的美,世界的美。即将要见到的那个人,也是那么美。
7:40左右,她已经坐在了教室第一排的正中间。这是离白老师最近的位置,她来这么早正是为了占据最有利的座位。同学们陆陆续续地进了教室,白老师在8点之前进了教室。知音没有意识到,当白老师走进来的那一瞬间,她不自觉地笑弯了眼睛。
这节课白老师讲了有关于歌词写作的内容,知音如沐春风。白老师近在咫尺,知音能清楚地看到她的每一个表情变化。她讲课的音调都是动人心弦的。她说话的声音比知音低了一个纯五度,更为温润宽厚,仿佛中提琴较之于小提琴。
这节课快要结束时,白老师说以后会要大家提交作业。她问有没有同学愿意当课代表帮她收作业,知音非常愿意,可无奈自己是顶着许筠的身份来上课的。一名主动举手的同学成为了课代表。课代表把qq号写在了黑板上,让同学们添加。下课后,白老师把她的qq号给了课代表,让课代表把同学们的作业保存在一个压缩文件里传给她。知音还没离开教室,她听见白老师和课代表的对话很是羡慕。等课代表离开后,教室里只剩下她和白老师。
知音怀着忐忑的心情拿出了礼物,走到白老师跟前,不敢抬头看她。不知出于紧张还是激动,知音的语速比平时快了一倍,她说:“白老师,这是送给您的教师节礼物,虽然教师节过去好几天了,但还是想送给您。”
白老师意外又亲切地说:“真是谢谢你呀!”
知音这才缓缓抬起头来直视眼前这美好的人。她离她很近,近得可以闻到她身上散发出的芬芳,不知那是香水味还是她与身俱来的气息。那气息能勾起知音对童年的回忆,有种宝黛初见时似曾相识的感觉。知音愣愣地看着白老师,她妆化得很好,尤其是眼妆,眼线流畅,尾部收得很干净,大地色带珠光的眼影晕染得非常自然。笑起来的时候,有一点不太明显的卧蝉。皮肤不是非常的白皙,鼻梁处还有几粒小斑点。牙齿应该是做过矫正,每一颗都洁白而饱满,但整体看起来微微有点龅。这种美,最真实,最自然。相比“肤如凝脂”那般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美,这种美,更令知音神往,摄人心魂。
知音愣了近十多秒才回过神说:“这是我家乡的特产豆干,很好吃,希望老师喜欢。”
“你太有心啦!”白老师接过了知音递出的袋子。
知音心里有很多话想要对白老师说,但又不知从哪句讲起。她不能再多待了,脸上已被抹上了腮红。她向白老师道了别,逃走了。
虽然匆忙逃走,但内心却堆满了甜蜜。她一路奔跑去琴房,像刚充满了电一样,这电量足够她激情饱满地在琴房待到下午。她练歌又练琴,还温习了歌词课上记的笔记。她喜欢这样充满活力的自己!
04 音乐之路
国庆节放假,同学们兴奋不已。知音却因为一周看不见白老师,心里有不少牵挂。白老师布置了第一次作业,让大家创作一首歌词。假期里,知音心思全扑在了歌词的创作上。
该写什么主题呢?爱情?没有比这更常见的主题了,可她没有恋爱过。友情?她朋友太少了,写不出真情实感。母亲?她和妈妈的感情倒是很深,但脑子里只有些陈词滥调,毫无新意。什么是她想写的?一边想着,一边在书房里转悠。她翻着小时候写的诗歌想从中寻求灵感,无意中翻到了一个封面上印着几朵墨色花瓣的笔记本。
这个看似崭新的笔记本,已经在书柜里藏了五年了,她一页也舍不得用。翻开笔记本,第一页上写着:俞知音同学,你在本校首届“校园十佳歌手”大赛中,荣获“最佳台风奖”,特发此奖,以资鼓励。右下角盖着学校的印章,时间是2008年5月6日。
这是知音首次参加歌唱比赛获得的“战利品”。第一次登台的记忆,真是刻骨铭心。
初赛时只唱了几句就被赶下台来的经历,让她对决赛充满了担忧。决赛面对着的可是全校几千名师生,哪里丢得起那个脸。比赛在惶恐不安中来临了。比赛顺序由抽签决定,她倒数第二个登台。看着前面的选手,一个接一个地完成演唱,她不求别的,只求能让自己顺利唱完,至于能不能被评为十佳,她并不在意。排在她前面的二三个节目遇到了音响问题。不知道怎么回事,伴奏声断断续续的,歌手们的演唱也断断续续的。她好怕自己也会遭遇这种情形。
快到她了,她站在舞台后侧,前一位歌手唱完后把麦克风递给了她。那位歌手并没有遇到音响问题,知音希望自己也可以幸运。
她走上舞台,这是她第一次独自站在正式的舞台上。舞台上的灯光照在她的身上,是暖的。观众席是黑压压的一片,但是她勉强可以看清妈妈和亲友团们坐在观众席的左侧,班上的同学坐在观众席较后面的位置。
音乐响起来了,她演唱的依旧是《听妈妈讲过去的故事》。美妙的前奏舒缓地淌了出来,她开口唱了第一句“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她发现不对,歌曲里的原声没有消。那个年代,伴奏是用光碟播放,左声道是纯伴奏,右声道有人声。后台的工作人员没有给她调成左声道。她心里有点虚,合着原声唱能算是她的真实水准吗?若是被听出来,岂不是被当成弄虚作假!但接下来的事情更令她尴尬,音乐开始卡壳。这该死的音响!
但是她并没有慌乱,音乐卡了几次以后,她示意舞台左侧的工作人员将音乐停下来,然后落落大方地对观众们说:“十分抱歉,音响出现了问题,我想给大家清唱这首歌曲,如果大家支持我,就为我鼓掌!”
她的自信调动起了观众的情绪,台下掌声四起。掌声鼓动了她歌唱的激情,她重新开始演唱。
“冬天的风雪,狼一样嚎叫,妈妈却穿着破烂的单衣裳。她去给地主,送一件狐皮长袍,又冷又饿的跌倒在雪地上……”中段是她非常喜欢的部分,这一段她唱得很动情,甚至带了一点点哭腔。表演结束,她唱得很痛快!如果伴奏没中断一直合着原声唱反而不会这么酣畅淋漓。
主持人宣布最后的分数了,她的分数非常靠前。她排在了第五名,获得了“十佳歌手”的称号!上台领奖时,还获得了一个额外的奖项——“最佳台风奖”。她的临危不乱,她的自信热情,这个奖实至名归。她太满足了!
从小学六年级开始痴迷歌唱,不知为此承受过多少压力、委屈。
爸爸同意她把声乐当成兴趣爱好,但是不同意她走专业道路。为了让知音死心,爸爸可是煞费苦心。
爸爸说:“你根本不喜欢唱歌,你只是羡慕歌手的名气。”
知音刚迷上唱歌的时候,确实特别喜欢当红歌手李宇春。但她喜欢唱歌是真心的,不是为了虚名。
爸爸说:“你既然喜欢唱歌,怎么不去听美声歌曲?不去听民族歌曲?”
那时知音还不太了解美声,她是上了初中听了《今夜无入睡》时,才对美声如痴如醉。
等她喜欢上美声以后,爸爸又问她:“严肃是谁?”
知音答不上。
爸爸讽刺道:“这么著名的作词家都不知道,你哪里喜欢唱歌。”
知音百口莫辩。
当她通过歌剧认识了不少音乐家以后,爸爸又换了个角度刁难她:“那你练耳怎么样?”
知音说:“还没学,不知道怎么练?”
爸爸说:“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先练着,先听简单的旋律呀!”
爸爸根本不懂练耳所要训练的内容,但为了打消知音的念头,他无孔不入。
贺老师让知音把钢琴捡起来,知音向爸爸提出要买钢琴,爸爸说:“电子琴和钢琴键盘一样,用电子琴练。”
爸爸并不懂电子琴完全无法代替钢琴。
知音和爸爸吵了起来,她受不了爸爸千方百计阻止她走音乐。
爸爸怒了,吼道:“你不唱这个歌,又能怎么样!”
知音心里响起了一个声音,不唱歌,不如死。
爸爸打击道:“你没有那个天赋,根本学不出来!”
知音坚定地说:“我一定会考上音乐学院!”
“你俞知音考得上音乐学院,我手板心挖块肉给你!”知音永远记得爸爸说这句话时,那咬牙切齿、脸红筋暴、怒发冲冠的样子。这句话,烙在知音的心上,随时回忆起来都如同酷刑。
她急需要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所以,一个小小的“十佳歌手”比赛,她才会如此重视。
看着笔记本,知音回忆起那个在舞台上沉着冷静的自己,回忆起为了唱歌敢和爸爸吵架的自己。她哪来那么大的勇气?小时候的俞知音最胆小了,胆小到全班同学都可以随意欺负她。她也最怕爸爸了,爸爸轻轻吭一声都能吓得她全身发抖。这样弱小的她,是谁赋予了她勇气?一切都是源于歌唱呀!歌唱,让她的生命第一次拥有了力量。
她人生创作的第一首歌曲,必须献给歌唱!她要表达出她对歌唱的热爱!她知道要写什么了!
灵感如泉,喷涌而来。初稿写好后,字斟句酌了好几番,直改到自己彻底满意为止。写完后,她上传给课代表。她多希望可以署上自己的名字,只可惜她是以许筠之名来上课的,但她依然期盼着她的歌词能被白老师留意。
05 歌词
“同学们交上来的歌词存在着一些问题。有几首歌词,从头到尾都不押韵。要么没有听课,要么根本没有来上课。希望存在这个问题的同学修改以后再交上来。还有些歌词,内容存在着一定的问题。例如这首——”白老师一边点评着,一边用多媒体展示出学生们上传的作品,“这首歌词里的这一句‘空荡荡的双人床,让我内心好痒’,明显的性暗示,还有后面几句更露骨,你们自己看。”
只见歌词里写着:“躁动不安的心房,想找个人放荡。把你的吻刻进我的胸膛,虽然只有这一夜,也要爱个地老天荒。”同学们一阵哄笑,纷纷讨论着是谁写的歌词。
“是哪位同学写的就不问了,希望这位同学可以端正态度重写一首。”白老师说完,又打开了另一首歌词,“我们再来看一首比较规范的作品。”
知音看见屏幕上显示的歌词,嗓子一阵发紧。那首歌词正是她的作品。
荆棘鸟
荆棘鸟 荆棘鸟
你自幼离开了家乡
你怀揣着爱和理想
飞到那向往的地方
荆棘鸟 荆棘鸟
一生只有一次歌唱
你执着地寻找寻找
那荆棘丛生的地方
你将身躯扎在荆棘上
鲜血涌出却放声歌唱
(啊……啊……)
听啊这歌声婉转如霞
听啊这歌声温暖如光
(啊……啊……)
一曲终了
你似扑火飞蛾般雄壮
终结生命只为让人们
聆听这段唯美的绝唱
“这首歌词很规范,结构为不带再现的三段体——A1、A2、B、C,押的是江阳韵。歌词的内容也很有深意,我想知道作者的创作意图。”
知音激动万分地站了起来。
“来,先介绍一下自己。”白老师认出知音是送教师节礼物的那位同学,并且每节课都坐在第一排的正中间。
“俞……”刚把姓氏说出口,知音便意识到不对,立刻改口,“许筠,我叫许筠。声歌系,美声唱法。”
“许筠同学,你能说说你的创作意图吗?”
“传说,荆棘鸟一生只会歌唱一次,它们在幼年时就会离开巢穴去寻找荆棘。当它们终于寻找到荆棘时,就会把弱小的身躯撞在荆棘上,然后在剧痛中泣血歌唱。那歌声宛如天鹅之歌一样优美无比。我从小就很喜欢唱歌,并把它当作人生理想,所以我用了荆棘鸟这个意象来表达对理想忠贞不渝的追求。”知音娓娓道来,眼里闪着光。
白老师似乎看见了知音眼里的光,对她温柔一笑,说道:“非常好,希望在期末时能听到你演唱这首作品。”
白老师又接着讲课了。知音心里一直颤抖着,她觉得刚才的回答还不够好。她应该再表达一下对音乐的热爱,或者再多谈谈创作时的构思和想法。她希望白老师可以关注到自己,甚至,希望自己的歌词可以打动白老师。
这首歌词,确实引起了白阳春的共鸣。她痴迷钢琴,从清晨第一缕阳光亲吻大地时,她的手指也开始亲吻琴键,直到连最后一丝余晖也不再眷恋这个世界时,她的手才依依不舍地离去。近三十年的孤独,钢琴是唯一的恋人,而她还想继续孤独下去,继续……
她并不甘心只成为一个钢琴家,一个表演者,她更想成为一个创造者。她不想只弹奏别人的作品,她想要表达自己的思绪。她不满足于在钢琴上取得的成果,于是留学期间一边继续钻研钢琴演奏,一边学习作曲。
下章预告:俞知音任人欺辱的童年,充满了校园暴力的童年。是什么让她从弱小无助蜕变得冷漠而勇敢!

Bookmarks

Gift

Readers reviews
Please login first and then comment ~